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BGM-Fyrsta

#星史郎祭日

#大概遵循之前Near Light的设定,本来想14号发的,结果考试TAT

#渣文笔qwq如有bug欢迎指出


#

又是新一天的早晨。

昴流睁开眼,入目的只有苍白的天花板,苍白的连道划痕都没有。

樱冢护的居室整齐空闲的令人惊讶,根本不像是住过人的地方。昴流刚来这里的时候,伸出手随便一摸,就能摸到薄薄的一层灰。

也许是房间的主人太懒,也许是房间的主人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

昴流把唯一的那张三人合照放进相框里,搁在床头柜上,每天从梦中醒来之后,还是能继续见到北都和星史郎。

昴流的头发长过耳之后,越发的有少年时期的影子。有时他拿着照片,看了会之后,又看了看投射在相片上的自己的影子,分明是如此相似的轮廓,却又是那么的不同。

像是少年时期的一些天真想法,并没有任何遗留的痕迹。


星史郎已经死了很久了。每当昴流意识到这的确是个事实的时候,右眼就会微微的疼痛。

他曾觉得一个人的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时,便是二者共生。但当这个器官是自星史郎身上而来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意义——这给他一种他和星史郎一起活着的错觉。

尽管他无比清楚地知道,星史郎早就死了。

人死如灯灭,生前再如何功成名就,长眠之后,留下的只有一具躯体罢了。

有时昴流会想,地下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有没有Mildseven,有没有甜甜圈,有没有能够跨季共存的花。


昴流每天晚上做的梦里面都是他奢望的场景。还活蹦乱跳的北都和捧场的星史郎,一切依旧在十六岁的往昔岁月中,樱花还没有凋落,也没有被鲜血染红。

他还能触碰到北都和星史郎,尽管他们的心脏并没有跳动,就连体温都是冰凉的,昴流也仍旧感到很满足。

昴流无法忘记血液的温度,从身体中流出来的血液,那么的灼热,像是要燃尽所有的生命力那样,在他的记忆里烙下无法淡去的痕迹,而后又渐渐的变黑变凉。

昴流不知道每场梦能够持续多久,直接面对梦境消散的无奈甚至是一种折磨。梦里的人事物总是在淬不及防的时候碎成樱花随风飘去,只剩下一片空白的梦境,干净的甚至连影子都没剩下。


他有时会被从窗外灌进来的阳光刺到眼睛,他还能感受到好似有双手轻轻的捂住他的眼睛,但他无法睁开眼看看到底有没有人,然后又莫名地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庭院的池子里有两条鲤鱼。

它们尝尝在一起,有时浮上水面吐口气,两颗脑袋凑在一起,再次沉入水中的动作激起一圈圈涟漪。


昴流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日期了,外界的一切对他都不再有任何吸引力。他在晚上的时候会站在院子里看天上飘过的云朵,和闪闪烁烁的繁星。童话里说,每有一个人死去,就会有一颗星坠落。昴流想,天上是少了两颗星,亦或是三颗。

刚开始的那几天他甚至不想睡觉,好像这样就能够一直留在那一天,耗到早晨时,时间就会倒流回去,彩虹桥还没有塌,星史郎也尚未死去。

他一直等到月亮在清晨的天空中销声匿迹,等到了来送星史郎左眼的封真。

他这才彻底清晰地意识到,星史郎真的死去了,还是在他的怀里死去的。


晨光清浅。唤醒跨季盛开的花朵,唤醒沉在水底的鲤鱼,唤醒沉睡在梦境里的昴流,看着他穿上纯黑色的衣服,对着床头柜上的照片道早安。

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每个晚上都会有个虚浮的身影坐在他的床边,等待着他醒来。



Fin.





评论
热度 ( 19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