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LOTR】【Aragorn/Legolas】Mela en' coiamin 03

   

#文里的那些练箭方法我瞎掰的qwwwwq

#因为是高三狗,还剩二十来天,更新也许过几天才qwq

#叶子不仅当教练!!再来一发人生导师wwwww

#03

阿拉贡拿到了属于他的小弓。

出于精灵之手的弓有着优美的形状,但这绝不代表这把弓没有杀伤力。作为一名别人眼中的优秀的神箭手,莱戈拉斯拥有丰富的经验,他知道什么样的弓适合阿拉贡,还自己设计了一些小细节。

也许是第一次当一名老师,莱戈拉斯不愿在任何事上出差错。

在弓身上雕刻着一行精灵语,阿拉贡抚摸着刻痕平滑的字迹,呢喃出声:“Aa' menealle nauva calen ar' malta.*”

“一句普通的祝愿,”莱戈拉斯牵起阿拉贡的手,“来吧,小弓箭手,我们得去个僻静的地方练习。”

阿拉贡的身高仅仅到莱戈拉斯的胯部,他只能抬起手去牵莱戈拉斯的手。虽然莱戈拉斯曾表示他可以直接把阿拉贡抱起来,但阿拉贡(红着脸)拒绝了。这导致他俩走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能受到精灵们的注目。尤其是伊罗何,他时不时就会拿这件事去逗阿拉贡。

他们在瑞文戴尔附近的山林中练习。莱戈拉斯找到了一块有着许多碎石的空地,山中高大的树木成了天然的屏障,这使阿拉贡能够专心致志地练习。

“手臂抬高点儿,对,再往右一点,保持住右手的力道,让你的弓弦处在备战的状态,就像你一样。”

莱戈拉斯从阿拉贡的身后调整着他的动作,阿拉贡能感觉到精灵的头发往他的脸上凑。微风似乎特别地调皮,总把金色的发丝吹到阿拉贡的眼睛前,尤其是精灵蹲在他身侧的时候。

一直到阿拉贡能将动作坚持一段时间后,莱戈拉斯才宣布今天的这段练习结束了,他可以休息一下。他们往往在休息时聊天,与小孩相处的时光总能让莱戈拉斯倍感轻松——此时他能够暂时远离那些残酷的战争。

“你要知道,将箭射出也许很简单,但你若想要百发百中,那绝非易事。”

阿拉贡抬头,仰视着莱戈拉斯:“他们都说,你是最杰出的神箭手。”

“不,”莱戈拉斯显得有些落寞,“我并不是。”

“为什么?你身姿矫健,箭无虚发。”

“但这些并不能表明,我是杰出的,”莱戈拉斯蹲下身,“埃斯泰尔,那只代表我的技法比较纯熟罢了。”

“那要如何才能被称为战士呢?”显然,十岁的孩子还没达到能理解精灵的话的地步,“我一直都以为,一个人的武力够强,就能够被称为战士了。”

“那是最基本的,”莱戈拉斯道,“只有在你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且能够肩负起它的时候,你才能被称为战士,而你的心志是你最锋利的武器和最坚固的防具。”

“……我好像还不能够感受到,”阿拉贡低下头,“我知道的太少了。”

“你才十岁,现在谈这些为时尚早,”莱戈拉斯拍了拍阿拉贡的肩膀,“先把最基本的做好。”

阿拉贡望着莱戈拉斯,他想,这座森林绝对非常喜欢这位精灵,最为嫩绿的叶子都赶到他的身后,一层叠着一层;林中的鸟儿的叫声比之平时更为婉转,在他们来到这里的路上一直跟着,而后就站在空地周围的树上看着他们,一声不吭,生怕打扰到他们;就连树木都十分友好,原本横在山路上方的枝干都会提前“消失不见”。阿拉贡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从小在这长大,但这座有些傲气的古老森林从来没有给过他这些优待。

“来,先试试你的准头,”莱戈拉斯捡起几块石头,将他们一块一块地叠起来,指着顶部的石头说道,“射中最上面的那一块,我们先一个一个地来。”

“先一个一个?”

“这是我们这段时间的目标,一箭把它射倒,”莱戈拉斯站到一旁,“加油,瑞文戴尔的小希望。”

当莱戈拉斯和阿拉贡回到瑞文戴尔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刻了。

精灵换回了银白色的长袍,散下金色的长发。即使他被瑞文戴尔的精灵所熟悉,但身处于密林之外的精灵领地时,莱戈拉斯还是有必要做做王子的样子的,最起码不能穿着劲装在别的精的家里走来走去。

莱戈拉斯喜欢站在露台上看瑞文戴尔的风景,这里足够高,能让他充分感受到她那宁静恬淡的气息。

他刚刚从爱隆那里拿到来自幽暗密林的书信,无需拆开看信里面的内容,莱戈拉斯就已经知道,瑟兰迪尔在写这封信的时候,绝对是压抑着怒气写的。

对于他没有回家,反而将要在瑞文戴尔待上几个月的行为,瑟兰迪尔只对他强调了“要端住幽暗密林的王子的范儿”这件事。虽然几个月的时间对于永生的精灵来说,比人类眼中的一秒还要短暂,但是儿控精灵王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是莱戈拉斯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出远门”。

伫立于漫天星光之下的灰精灵**比平时显得有些遥不可及,而在阿拉贡的眼里,这位无法用美丽来形容的精灵,似乎全身都在发着光。银色的丝线在他雪白长袍上的痕迹蜿蜒繁复,那是瑞文戴尔的精灵对这名骁勇且高华的王子的诚挚祝福。

远处起伏绵延的山脉在黑暗中犹如匍匐着的巨兽,莱戈拉斯望着这片山——这仅仅是迷雾山脉的一部分,那条横穿中土南北的巨型山脉的力量不容小觑,而他在不久后将要沿着它曲折的山脊北上,去到巨龙的巢穴,灰色山脉东端的凋谢荒地。

“你在烦恼吗,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转身看着阿拉贡走到他身边,他对这个幼小的人类的敏感感到些许惊讶:“为什么会觉得我在烦恼呢?”

“你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阿拉贡抓了抓头发,“我也说不上来,但我能感到你的心情有些沉重。”

阿拉贡听到莱戈拉斯轻笑出声,精灵那清亮柔和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里更为透彻:“聪慧的埃斯泰尔。”

“那你在为什么事情烦恼呢?”

“我在想,我如果要为我的家园做些什么的话,我该去哪里。”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莱戈拉斯已经察觉到了阿拉贡不同于同龄人的极高悟性。他的专注力十分的高,在一些事情上的思考也有独特的角度,尽管他的一些话还带着孩童的天真,但他已足够优秀,莱戈拉斯相信,未来的阿拉贡会成为一名值得世人尊崇的人。

“那你会离开吗?”

“我会的,不过那是在几个月后。”

阿拉贡陡然变得失落起来:“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莱戈拉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正当他刚刚组织好语言去安抚这个眉头纠成一团的小孩的时候,孩子伸出手,握住莱戈拉斯的指尖:“那么,莱戈拉斯,我以后去找你好不好!”

“我会变得足够厉害,我能够帮助你!”

阿拉贡灰色的瞳仁里似乎闪烁着璀璨星光,莱戈拉斯无法去忽视阿拉贡眼中的强烈期盼,他大概知道为何爱隆给这个孩子取名埃斯泰尔。无论是人类还是精灵***,眼神都是最能透露内心的事物,他欣慰于自己的学生拥有一个充满光明的,尚未掺有杂质的心灵,这也许都要归功于爱隆对他的谆谆教导,以及足够纯净的瑞文戴尔。

莱戈拉斯沉默了一会,摘下戴在拇指上的手环,将它递给阿拉贡:“这是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亲给我的。我现在将它赠与你,埃斯泰尔,愿你能远离灾祸,康健长生。”

“这就是信物对吧,莱戈拉斯,”阿拉贡说道,“我听伊罗何说过的,许多英雄人物之间都交换过信物,这代表他们有着坚固的友谊。”

“没有错,”莱戈拉斯道,“看来伊罗何挺闲的,还有空给你讲故事。”

“啊,他当然闲了,每隔几天他都会来找我玩。”

“找你玩?”

“其实就是来欺负我咯,”阿拉贡道,“不过我知道他是很爱护我的,我很庆幸我有两位爱护我的兄长。”

莱戈拉斯瞄了眼露台底下偷听的兄弟俩。

他们一定是第一次听到埃斯泰尔说这些话,莱戈拉斯想——如果他会画画的话,一定会把那两个摸着鼻子一把年纪还害羞的双生精灵的模样给画下来,指不定那副画还能流芳百世呢。

To be continue.

* Aa' menealle nauva calen ar' malta.愿你的道路充满金色和绿色。

**灰精灵即星光下的精灵

***原本想加上矮人的,考虑到叶子对霍比特人里的几只矮人的态度,还是没有加上去(((。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