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LOTR】【Aragorn/Legolas】Mela en' coiamin 05

   

#结尾很蠢!求不打qwwwwwwwq
#感觉要没脑洞了……跪着哭

#05

天地交会处尚未亮起时,长河镇就已醒来。

精灵不善农务,而人类精于此道。他们早早地就站在黑色的土地上,给予手中的植株精细的照顾。莱戈拉斯坐在屋顶上,蓝色的双眼在清晨中显得朦胧,镇子里每个角落的动静一一从他的眼瞳中掠过。

他昨晚和阿拉贡坐在艾布特的房顶上聊天——这个猎手的屋顶十分坚固,据阿拉贡自己的说法,这个屋顶能顺利盖起来还有一份他的功劳。

整整一个晚上,莱戈拉斯都在给阿拉贡讲述星辰的名字和她们的轨迹,以及一些星座的典故,例如维拉科卡*。他们一个听一个讲,从最后一盏灯火熄灭到第一道声音响起。阿拉贡将这已经经过浓缩的知识记在脑中,他有种预感,他将在以后的岁月里将这些知识运用到极致。

艾布特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莱戈拉斯抱着阿拉贡从屋顶上跳下来。精灵的动作向来是轻盈优雅的,他在落地的时候没有半点声音,也没有将怀中刚刚睡着的孩子惊醒。

“你们居然在屋顶待了一个晚上,”艾布特道,“希望你们并不会着凉。”

“不会的,”莱戈拉斯道,“你的毛毯很暖和。”

“能对你们有帮助就好,”艾布特背起弓箭,看着半张脸都藏在阴影底下的精灵,“我要进山了,有事需要帮忙的话,镇子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帮助你们的。”

“好的。”

目送艾布特离开,莱戈拉斯才走进屋内。艾布特是个猎手,他的屋子里铺了几张毛皮,靠墙的壁炉已被点燃,使寒气不敢闯进来。莱戈拉斯把阿拉贡放在壁炉旁的长椅上,自己则坐到一旁,双眼无焦距地张着。精灵已经睡着了,但他仍旧保持着警觉。

“敬爱的父亲,埃斯泰尔把莱戈拉斯拐到长河镇玩去了,”伊罗何道,“哦这个孩子,真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他喜欢往外跑呢。”

“他理应接触他未来的子民,”爱隆看着文书回答自己的爱子,“莱戈拉斯跟着他一起去是件好事。”

“这又从何说起?”

“他是瑟兰迪尔的儿子。**”

“……好吧,埃斯泰尔无意中做了件正确的事,”伊罗何转过头,看向站在窗边的哥哥,“哥哥,你怎么看。”

“我等着看。”

“……”

这时一只鸽子衔着一卷书信飞了进来——能够避过门口护卫的鸽子一定是只能力卓绝的鸽子。鸽子停在爱隆面前堆成小山的文书上,爱隆伸出手将书信拿下,他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因为书信上有着刚铎标志的火漆。

“发生什么事了,父亲?”伊莱丹察觉到气氛的凝重,将视线转回屋内,一下子就看到了刚铎鲜红的火漆,“……埃斯泰尔的身份应该是瞒得滴水不漏的。”

“并不是因为这个,”精灵智者的眉头皱起,“是刚铎受到了半兽人的袭击。”

“什么?”

“应该是因为他们对五军之战的结局感到愤怒,”爱隆道,“于是对离他们最近的刚铎出手。”

“但埃斯泰尔才十岁,”伊莱丹道,“他再聪慧,也还是个稚子。”

“希望摄政王能够撑得住,”伊罗何道,“但我想,半兽人兵力不多,刚铎还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事实的确如此,但我更担心的是……”爱隆没有继续说下去,又陷入了沉思。

阿拉贡醒来时发现,窗外又是太阳落山的时刻了。

坐在他身边的精灵正在阅读一本书籍,莱戈拉斯在跟着阿拉贡“偷溜”出来的前一天刚从爱隆那里借了一本书,是有关战争的一本古籍。爱隆向他推荐了这本对兵法有着精准剖析的书,并暗示他,过一阵子会对他进行有关的提问。这让莱戈拉斯想起自己的父亲,幽暗密林的国王陛下对自己儿子的能力的测试非常的直接——他让自己所信赖的将军和莱戈拉斯进行比赛,使未来的精灵王学以致用。爱隆被尊为智者,他看出莱戈拉斯虽然已经能将所学的知识运用纯熟,但他最为熟悉的是精灵适合的方式,对于其他种族的,他还有所欠缺。

“你在看什么,莱戈拉斯,”阿拉贡靠到精灵身旁,“你在看人类写的书?”

“嗯,”精灵伸出手,帮阿拉贡理了理睡得翘起来头发,“我还有需要学习的地方。”

“这是在讲军事的,”阿拉贡道,“莱戈拉斯,战场是什么样的?”

“不是一个好地方,”莱戈拉斯转过头,望着书页上流畅的字迹,“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欢迎它。”

“既然没有谁会喜欢战争,那为什么又要打仗呢?”

“这是很复杂的,埃斯泰尔,”莱戈拉斯合上书,“战争往往源于利益冲突或家仇国恨,也有其他的理由,有时甚至是不可抗拒的。”

“……我不太懂。”

“以后你会懂得,现在说这些的确太早了,”莱戈拉斯轻笑,“不过你要知道,战争虽然代表着毁灭,但它也是守护的一种形式。”

“我记住了,”阿拉贡道,“哎呀,都快晚上了,艾布特还没有回来。”

莱戈拉斯顺着阿拉贡的视线看向窗外,窗棂框住了迷雾山脉的冰山一角,随着黑幕逼近地平线,夕阳下的这条绵长的山脉,渐渐地隐藏起它庞大的身躯。

“一般这个时候他已经回来了……”阿拉贡喃喃道。

“我想我需要去找他,”莱戈拉斯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我也要去。”

“你太小了。”

“我不小了,”阿拉贡道,“我能帮你!”

莱戈拉斯在那双灰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坚持,这让他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好,但是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可以的!”

“不过我不会给你自己保护自己的机会的,”莱戈拉斯道,“一定要跟紧我,嗯?”

“嗯!”

To be continue.

*意思是维拉的镰刀,其实就是我们说的北斗七星……

**瑟爹也跟人类做生意,如果没有西渡的事儿的话,叶子也是要跟人类打交道的。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