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VO】你从哪里来03

  

#之前那篇AL我还在憋……历险过程好难弄_(:3」∠)_

#吃糖吃糖!!!阿拉贡正在睡醒(。


#3

Viggo做了一个梦。

白色巍峨的城市嵌在高峻的山上,头戴皇冠的王者走下光洁的台阶,站在两侧的人群弯下腰,表达对他的尊崇与祝福。他的双眼望向前方,突然睁大,似乎看见了什么令人惊叹至极的事物,光点从他的瞳孔深处爆发出来,人群的欢呼声也逐渐消逝。

然而Viggo没有看清任何人的脸,他们像是被掩藏在一层薄雾之后,只有尚且算是清晰的身形。他睁开眼,发现Orlando仍然在睡着。

这个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说“我很精神”的青年,居然会因为站在海边吹了太久的风而发烧——他刚这么想,就看见青年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Viggo没有去想自己的视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的问题,径直走到床边。他以为Orlando快要醒了,却发现青年似乎只是在做梦而已。

他有些好奇青年的梦里是什么场景。

会不会有橙光满溢的木质舞台,他站在上面,双臂划出的弧度完美地表现出他的内心世界,灿金色的长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白色长袍随着他的动作,在舞台上起起伏伏。


一个月后他们离开了海边。Orlando要开学了,而Viggo要去准备他的画展。

Orlando邀请Viggo去观看他的新剧:“就是我要戴假发的那个,魔幻风,抽象画家的最爱。”

“好吧,我会去的。”

“我们剧院对面开了家咖啡厅,”Orlando看向Viggo,“鲜花,中世纪装潢,又是你们画家的最爱。哦对了,那家店主是我同学,也是你的粉丝。”

“我还以为没有什么年轻人会关注画家。”

“多了去了,你面前就有一个。”

Viggo点头轻笑出声。

“不过大多数都是只关注这幅画多有名,”Orlando补充道,“像你这样的画家可不多。”

“像我这样的?”

“平易近人,学识广阔。”

“是吗。”Viggo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而他把这归结于自己不善于与年轻人交谈。


Viggo与Orlando在机场分开。他们的家在城市的两头,一南一北。机场人声鼎沸,各式各样的人在他们之间涌动。Viggo转头望向Orlando离开的方向,穿过人群看向另一边的出口,却没想到青年恰在此时也望向他,还眨了眨眼睛。

他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响。


剧院对面的咖啡店店长很喜欢郁金香。她在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一个玻璃花瓶,插上一朵紫色郁金香,暗色的台面铺上缀有金色流苏的纯白餐布。Viggo想,这个布置有点眼熟。

他抬头看向剧院门口。

青年推开古朴的大门,侧过头向保安问好,与正要进去的观众打招呼,他脸上的笑容是如此明媚,连浓郁得显出金黄的光线都只能成为它的背景。

Viggo的小指跳动了一下——它想拿笔了。


距离Orlando上台还有两分钟。

Viggo看完表,抬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他有些奇怪自己的动作和没由来的紧张,明明该紧张的应该是准备上台的演员,而他只是一个观众。

观众席浸在一片黑暗里,聚光灯已集中在舞台中央。

像是过了两个小时,终于有人走进唯一的光源中心——是一个长发青年。

金色长发,深蓝眼瞳,白色长袍,银质额饰。

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Viggo蓦地感到自大脑深处传来的刺骨疼痛。

他的耳边响起事物破碎的声音。*


To be continue.

*伏笔!!!不是别人被美哭失手摔东西了!!QVQ只是一个伏笔((。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