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LOTR】【Aragorn/Legolas】Mela en' coiamin 07


#脑洞炸裂

#可能有bug



#07


动荡年代从来不缺英雄人物。

洛汗的新秀是塞哲尔王的战友,他的标志物是一条项链。准确来说,是一个指环*,用银链穿过戴在脖子上。

当地人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他每次出战前,都会轻抚那枚指环上的银星,于是都开始称呼他索龙哲尔**。


这是阿拉贡离开瑞文戴尔的第六年。

六年前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带着圣剑碎片从林谷出发。他花了六年的时间踏遍半个中土,从东到南,半路结识了白袍巫师甘道夫,还去摩多周围转了一圈,才来到现在的所在地,骠骑之国洛汗。

阿拉贡习惯性地抚上刻在指环表面的银星,指环内侧刻着它的名字——吉尔·伊斯特尔***,载有精灵宝钻的船化作的星辰的名字,天空中最为闪亮的一颗,被称为希望之星。

他保持这个习惯长达十六年之久,自从那位密林王子离开后,他常常会想念他,有时候还会梦见他。阿拉贡知道那颗星星是精灵特地刻上去的。在他了解精灵的历史之前,他以为这只是个装饰性的花纹,当时精灵并没有直接告诉他指环的真正意义,也许是觉得那时候的他太小了。

十年于精灵而言,如独木之于森林,水滴之于大海,沙砾之于荒漠,仅仅是弹指一瞬,但对于那一刻的孩子来说,却是整段人生。


塞哲尔挥手让议事厅里的大臣们全部散去,他挺直的背脊这才松了下来。他站起身,手撑着王座的椅背,扎住袖口的手环碰到暗金色的椅身,发出的沉闷声响被刚好踏进厅中的阿拉贡注意到。

“你看起来很烦恼,塞哲尔,你刚取得胜利,这时候应该高兴才对。”

“索龙哲尔,哎……实话跟你说吧,我们虽然刚胜利,但是士兵们的消耗也很大,若是再起战事,我怕会抵挡不住,”塞哲尔走下台阶,“别的先不提,他们都是我的子民,要他们去打没胜算的仗,我……”

“你的忧虑是对的,”阿拉贡走前几步,“但最近暂时不会有战事了。”

“你如何得知?”

“他们没那个时间,”阿拉贡道,“他们要赶回自己的老巢摩多——去救火。”

“救火?”

“精灵那边发现了半兽人的计划,刚刚传信过来,”阿拉贡将手里的白色信件递给塞哲尔,“他们将不同的种族与半兽人融合,试图解决自身的障碍,例如无法在白天里活动。”

“……他们懂这个?”

“我们怀疑,有别的势力在控制半兽人。”

“对……毕竟他们只是野蛮的种族,”塞哲尔顿了顿,“我们?”

阿拉贡没料到他会问这个:“呃……我和这个写信的精灵有相同的看法。”

“这样,”塞哲尔将信件拆开,“那你们有怀疑对象吗。”

“暂时没有,也许等他来这里的时候,我能和他详细地谈一谈。”

“灰色山脉?居然有精灵会去那种地方,中土极北,大雪封山,还曾经是他们最讨厌的矮人的领地,”塞哲尔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茬,“你们认识吗?”

“……神交已久。”阿拉贡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写信的精灵没有说明身份,但是阿拉贡就是知道那是谁。他对莱戈拉斯的字迹太熟悉了,精灵写的S有种特别的弧度,更不用说他天天都会抚摸指环内侧的刻痕。

不过他觉得精灵不知道其中一个收信人是当年那个孩子罢了。

十六年前,莱戈拉斯在离开的时候,给阿拉贡留了一封信,放在他房间的书桌上。不过阿拉贡起身起的太急,直到回来后才发现桌子上的东西。

信纸都快被阿拉贡弄烂了,有些折痕都成了深深的暗黄色,刚开始的那几天,阿拉贡要把信从头到尾看上好几次,才能够把脑袋里那种“被抛弃”的想法给压下去。

莱戈拉斯送给他的东西都带着祝福,无论是弓还是指环,在信的末尾也有一句祝福语。

“Nai tiruvantel ar varyuvantel i Valar tielyanna nu vilya. ”****

阿拉贡没有发现,在送到洛汗的信封的内侧,也有这样一句话。他大概没有料到,精灵已经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化名为何,还跟他开了个小玩笑。


To be continue.


*:之前叶子送的ww

**:人皇在外面浪的时候的名字,意思是星之鹰。

***:埃兰迪尔(领主他爹)把精灵宝钻系在额上,坐着船变成星星飞走了。

****:愿众神护佑你世间的旅程。爱隆说过。


   

评论
热度 ( 20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