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短篇】漩涡

  


#最近在轮太子妃升职记的片尾,突然发现好适合AL

#人皇(痴汉)视角

#类似回忆录


#00

我叫埃斯泰尔,也叫阿拉贡,还叫伊力萨王,哦对,以前还有人叫过我神行客。

现在他们大多都叫我陛下,因为我是刚铎的王,在子民眼里,这个身份是个标志,荣光万丈,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是有代价的。

有的时候,我会感到很疲惫,每到此刻,那段难忘记忆就会在我的脑海里浮浮沉沉。我几乎是纵容自己去想他,去想那些伙伴,那段旅程。

我老了,已经两百多岁了。我偶尔会在梦里看到向我招手的先辈,我抑制住走向他们的冲动,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还想再见见他,再见见我的精灵。



#01

他喜欢待在森林里。

精灵渴望海,海的那边对他们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他有时候会站在巨树的顶端,向西眺望。他明明站的离我极远,我却能看到有浪花在他眼里翻滚。

湛蓝色的波浪,很美。

在圣盔谷之战的夜雨里,我没有怕过;黑门之战的乱军之中,我也没有怕过。而一想到他有可能去到一个我永远无法踏入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心慌的不能自已。

若他想西渡,我自会祝福他,看着他远航,可他偏偏没有。

他明明是如此渴望大海。



#02

很难找到能用美形容的事物,而美很难概括他的全部。他似乎是维拉专门创造出来送给这个世界的,他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引人注目,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甚至有点不像我自己。

语无伦次,手足无措,没有半点成熟稳重可言。

不过我在他醒来之前迅速调整好了自己。他当时睡着了,湛蓝色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上方,阴影与阳光洒在他身上,虚虚幻幻,深深浅浅。

那时候我以为他醒着,还道了声歉,结结巴巴的,紧张的不行。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能听到自己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



#03

后来他常常在我身边陷入梦乡。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我才能肆无忌惮地看他。

他从未做过噩梦,至少我没有见过他被梦魇困扰的模样。

有一次我抚上他的眉骨,他的眼睛,他的鼻梁……我脑袋里根本没有这种举动可能会吵醒他的想法,那个时候我可能魔障了。

不过他并没有被我吵醒,也许是梦境过于美好,也许是对我过于放心。

他问我手上的红印是怎么来的,我没敢告诉他,这是我自己掐的。

我怕我一个不小心,就吻上他的唇。



#04

我经常会梦到他。

我在醒来的时候,能看到他倚在窗前,眉眼弯弯地看着我。我分不清那是梦境还是现实,一直到他开口跟我说话,我才如梦初醒。

因为梦里的精灵,从不开口。



#05

我是那么怕他知道,却又不甘于将这隐瞒下去。他向来是懂我的,在这世上,恐怕没有第二位那么懂我的人。同样的,世上没有比我更懂他的人。

他每个月都会来我这小住几天,有时是他自己开口,有时是我请他留下来,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与我无声地达成一种共识。

这大概就是默契了,只是特别的酸涩,有些痛苦,有些窃喜,更多的是珍惜。

深夜里,我会醒来,看着他躺在我身边,似乎每次都是相同的情节。唯一的变数是,醒来的日渐衰老,睡着的容颜依旧。

我的梦境里到处都是精灵的身影,但精灵的梦境里,有没有我呢。



#06

登基的那一天,一切都很好。

我戴上了王冠,成了刚铎的王,身后的子民在欢呼喝彩,我几乎要转过身——我已经习惯了他站在我身边,和我分享所有喜怒哀乐。

但在看到远方的精灵的队伍的时候,才意识到,他今天不会站在我身旁。

他是以宾客的身份参加仪式的,带着刚铎未来的王后。

那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穿上属于王子的服饰,在密林王子的面前,我仍旧不太像平常的自己。

我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我,人群与乐声迅速远去,万物俱寂,天地之间,只有那一个身影,极近,又极远。

他侧过头,对我笑了笑,那一刻我失了神,盯着他的眼睛,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希望,我不是我。



#07

我此生负过两个人。

一个爱未至深。

一个爱至不敢触碰。



#08

命运很强。我是王,看似可以随心所欲,但冥冥之中有双手,迫使我走向既定的道路。

就好像,我想吻他的时候,只能用脸去触碰他的脸颊;想与他十指相扣的时候,只能握住他的手;想扔下一切与他离开的时候,只能站在城门上,目送他远去。

我不再是那个来去自由的游侠。

我不再只是阿拉贡。



#09

这几天内,他会再来一趟。他来一次,我就又有再撑下去的动力。

他是我一切勇气的来源。



#10

我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也许几天,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

他来了,来的很着急,我猜他来之前还在议事厅和大臣们讨论国事。他向来是穿着猎衣来的,可这次,他连衣服都没换,穿着最不利于行动的长袍就过来了。

他连额冠都弄丢了,一头金发全部散下来,漂亮的不行。

我想我真是老了,东西都看不清楚,我竟然看到他的脸上,有眼泪划过。

他握住了我的手,我看到他的嘴巴张张合合,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我望着他,望了好久好久,朦胧中,我感到我的手背湿成一片,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缓缓地渗进我的身体。

我想扣住他的手,如果这样,是不是就能在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将他纳入我的全世界。

但我发现,我没力气了。



END.


  

评论 ( 34 )
热度 ( 55 )
  1. 马尔布兰长命百岁 转载了此文字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