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1

                   

全程无虐!不甜不是人!

剧情已经脱轨了!!超浮夸!!别打我!!

做着作业突然就爆了脑洞!我觉得自己有毒!

设定是叶子是公爵(实力儿控瑟爹)之子,阿拉贡是披着铁匠皮的将军。



#01


如果现在的公爵大人是一只龙的话,那一定是能喷出最烈的火的那只。

因为他亲爱的儿子跑到乡下去了,没带随从,没带侍卫,没带行李,坐着城里人最爱的马车就跑到不知道在哪的镇子里玩了。天知道伟大的瑟兰迪尔·格林伍德公爵大人看到那封留书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大概和在五年前被他砍掉的史矛革在发怒时的表情如出一撤。

下一任格林伍德公爵的留信很简单,大概就是说,自己已经成年了,是时候跑出去看看了,也请父亲大人别担心,自己带够了钱。

哦,好歹还带了钱。

一个衣着华贵、从未出过远门、刚满十五岁*的小孩子,而且身上除了金子什么都没有。如果街边的小混混不对他投以注目礼的话,瑟兰迪尔怀疑那些藏在街里的头头是不是都成了近视眼。

“加里安,带上你的人,把从维林诺出发的马车全部都给我查一遍,”瑟兰迪尔快步走出儿子的房间,“每个小路、旅社还有驿站都给我盯紧了,要是漏掉一个的话我就让你们全部都滚去孤山挖煤!”

“那个,大人,恕我直言,孤山是用来挖钻石的。”


莱戈拉斯·格林伍德的心情十分好。

这是他头一次一个人从那个有一个镇子那么大的家里跑出来,他在心里面一个劲地强调“我是一个人”这个前置语,他过腻了那种前呼后拥、洗个脸都有人帮忙的生活。他每次跟随父亲出行的时候都能看到街上的那些居民羡慕和渴望的眼神,但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只注意到了那些金光闪闪的头衔,还有华贵的马车、能排成队的侍从。

天知道他多想把那些玩意儿全部甩掉。至少他不想在花园里玩的时候,还要被两到三个人盯着,更不用说那些人还喜欢打小报告——如果不是他们的话,莱戈拉斯现在都能够和松鼠交流了。

虽然小格林伍德先生的家十分大,但是他已经跑遍了每个角落,家里的护卫也对他藏身过的地方了如指掌,一直到他最后一个藏身地也暴露的时候,他终于做出走出家里大门的决定。

确切的说,是溜出。

住在隔壁的哈尔迪尔·贝西尔给他带了不少好玩的东西,但是莱戈拉斯从未用过,他觉得那些东西都不太可靠,起码他没见过一滴就能让人晕倒的药水。不过在他把那种“神奇的”药水用在佣人身上之后,他觉得哈尔迪尔简直就是书里面写的救世主。

至于哈尔迪尔,他想让莱戈拉斯走出家门已经很久了,如果他这位发小能够离开那大的可怕的花园的话,那么那些贵族小姐就不会整天带着望远镜往他家里跑了。那些看着莱戈拉斯并幻想着嫁给他的少女们,哈尔迪尔都怀疑她们能直接去当航海士。

在得知莱戈拉斯已经不知道坐着哪辆小马车离开家之后,哈尔迪尔忍不住朝着窗外吹了个口哨。

“凯西,今天天气真不错。”

“喵。”


刚刚到达布理的新旅客似乎遇上了点麻烦。

莱戈拉斯注意到有人悄悄地跟在他后面,想着等会是先让他们断腿,还是直接闭嘴。

“Ada,混混是什么?”

“他们太好认了,那些小路上衣着破烂的就是他们,”瑟兰迪尔曾经这么对莱戈拉斯说过,“不过你不用理他们。”

“那要是碰上他们了呢。”

“你身边的侍卫都是死的吗。”

其实我想问我能不能直接上去揍翻他们。他差点把这句话说出口。

于是莱戈拉斯继续往前走。

他隐约听到贵族、无知、做掉等字眼,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不由得出声:“请小声点,谢谢。”

至于那几个混混脸上被吓了一大跳的表情,莱戈拉斯只把这归咎于小镇的民风太淳朴,毕竟他从来没见过那么明目张胆地讨论如何下手抢劫一名路人的混混。

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城里的混混都被他身边那一大票配着武器的护卫给吓跑了。更重要的是,没有哪个组织的人敢动格林伍德家——因为他们的头儿的头儿的头儿的工资都是公爵大人发的。那些眼馋的人只能对着金银珠宝流流口水,然后再低下头,移开他们的视线。

并不仅仅是因为敬畏,主要是那群护卫的佩刀真的太闪了。

跃马酒馆的老板在看到走进来的那个移动发光体之后,在心里喊了句“我的上帝啊”就迎了上去,直接把莱戈拉斯拉到楼上去,不过已经晚了,整个酒馆的人的视线都黏在青年身上,即使青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酒馆也没有恢复往日的热闹。

“……刚刚有人进来吗?”

“我想没有……”


“我的天,阁下,您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老板挑了间最干净的房间给莱戈拉斯,“上帝,您的父亲要是知道您跑了出来,那非得把整个中土都给翻个个儿。”

“你怎么知道我是跑出来的?”莱戈拉斯道,“我只是出来旅行。”

“旅行?哦,好吧,旅行,”老板以极快的速度把床单枕头全给换了个遍,“恕我冒昧,要是公爵大人能让您独自一人出来旅行的话,那您这一路一定是踩着红毯来的。”

“……踩红毯?”

“呃这只是个比方,”莱戈拉斯看着老板那胖胖的身子挤进床下面,还从那里掏出了几个盒子,“希望您不要介意在这里好好住几天。”

“这里很好,”莱戈拉斯转了转眼睛,“恩……都很淳朴。”

“您居然都已经和他们交谈过了?”老板道,“但愿他们没有吓到您,额,我是说,他们从没见过您这种人,可能会有些热情过头。”

“热情吗?”莱戈拉斯努力回想了一下那群小混混的表情,“他们表达热情的方式可真特别。”

“都整理好了,阁下,”老板向莱戈拉斯行了个礼,“祝您在这里玩的开心。”


阿拉贡·伊力萨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他居然在一个偏远小镇的小酒馆里看到了来自维林诺的贵族——起码那个人身上的衣服还是都灵裁缝店上个月的最新款,他都能看到布料上暗线勾勒出的图案,那是特别定制的款式。不过他尚不确定来人的身份,也许是贝西尔家的,也许是伊勒文家的,至于格林伍德家——还是算了吧,瑟兰迪尔要是能把他儿子放出来,他今晚就去抓三个奥克斯上交给军队。

他刚这么对自己说完,就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老板对着这边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绿色。

“……”阿拉贡直接愣了一会,“看来今晚奥克斯都没空出来作怪了。”


tbc.

*私心设置了十五岁!!精灵五十岁成年,我就干脆掉个个:-P



评论 ( 25 )
热度 ( 98 )
  1. 木奈长命百岁 转载了此文字
    长命百岁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