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VO】你从哪里来 08

            

#好想刷日常!!

#甜甜的那种!糖撒多的那种!!


#08


Viggo相信,要不是最近老是下阵雨的话,Orlando一定会把枕头搬到房顶上的。

他回想了一下,好像有时候Legolas也喜欢在高的地方待上一夜,特别是树顶。如果那棵树的年龄再大一点的话,护戒小队还有机会听到树在风拂过时发出的、富有节奏的婆娑声。如果他们休息的比较晚的话,还能逗逗刚醒来的鸟。

一直到Viggo瞄到挂在墙上的日历,他才意识到最近可能有一个特别的日子——有一天被圈了起来。

三月一日。

Viggo把Orlando的生日、Orlando新剧的上演时间以及Orlando最爱的那家面包店上新品的日子都给想了一遍才发现:哦,是一个人的祭日*快要到了。


当代画家Viggo Mortensen有个鲜为人知的爱好:做蛋糕。

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兴趣是怎么发展出来的,也许是路边蛋糕店的香味,也许是甜品店卖的蛋糕太多奶油了。而他最近发现,蛋糕这种东西,要和别人一起吃才更有味道。

自从得知Viggo记起来全部事情之后,Orlando就以“房租上涨自己无法独自承担”的理由把他拉到家里住。Viggo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无法拒绝青年的一些要求,甚至是所有要求,但他还是装作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或许是因为作为年龄较大的人的无意义的矜持,又或许是因为一些恶趣味——不过他绝对不会跟别人说,自己之所以还考虑了一下,是因为青年那期待的眼神实在是太可爱也太少见了。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撒了银粉的巧克力蛋糕,有种甜甜的、软软的感觉。

在他印象里,巧克力这种甜食一直都是甜腻的,而青年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旧照片,特别是他安静地坐在某个地方的时候,那种扑面而来的古典气息甚至带着些陈旧木屑的味道。

有次Viggo找遍整个房子都没看到Orlando在哪里,最后在阁楼里找到了他。当时青年坐在地上,靠着窗户,Viggo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注意到橙黄色的落日余晖将青年的影子直接拖到他身边,他觉得那些漂浮的灰尘都成了点缀整个空间的装饰,如同岁月在油画表面沉淀下的痕迹。

他走到青年面前,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才发现原来院子里种了一颗树。那棵在冬天还是光秃秃的树,现在已经开满了花。

白色的,犹如初冬的雪。


Viggo刚打开门,就听到来者熟悉的声音:“什么时候伟大的伊力萨王成了在房子里无所事事的……恩……无业游民?”

“我好歹还画画,Gandalf,”他走向前,拥抱了一下老者,“你看起来一点没变,除了发型和衣着。”

Gandalf把头上戴着的帽子摘了下来,放在胸前:“很具时代感,不是吗。”

“是,不过我这可没有时代感的茶,”Viggo把人请进屋里,“只有水。”

“嘿,我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橙汁了。”

“那是给Orli的,”Viggo瞥了眼穿了一身英伦风的巫师,“你别喝。”

“我又不会喝完……”Gandalf又瞄了一眼那还剩半瓶的果汁,“好吧,我就不跟小孩子抢东西了。”

Viggo有些拿这个老顽童没办法:“下次你来之前说一声,我给你买个大瓶的……”

“那我先谢过了,”Gandalf把手里的拐杖挥了挥示意,“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说的。”

“请讲。”

“你应该也发现了,不仅是你跟Legolas……不对,应该是Orlando了,”老人顿了顿,“还有Frodo,就是剧院里的那个小伙子,曾经的护戒队成员已经有三个再次出现了。”

“没错,”Viggo的身子前倾了点,“那剩下的那四个……”

“除了Gimli,其他的都不会出现。”

Viggo显然没有想到Gandalf的回答是这个:“为什么?”

“因为他们没有西渡。”

“但是我也没有……”Viggo话还没说完,就想到了什么。Gandalf注意到坐在对面的人忽然睁大了眼,才继续道:“你应该想到了。有人在你死后,把你带到了阿门洲。”


Orlando没有在校门口发现来接他的人。若是没有特殊情况的话,Viggo都会来接他的,有时候是开车,有时候是走过来,然后两个人再一起走回家。虽然路有些远,但是路边的景致很好,那些温暖阳光会被河面反射成光点,跳跃在行人的发间。要是是在冬天的话,河被厚厚的冰层盖住的时候,阳光就会成片散开,那是无法用镜头或笔去记录的景色,只能烙印在脑海里。

他忽然想起来,比起肖像画,Viggo的作品里似乎风景画更多些。

但是Orlando好久都没看到画家画风景画了,大多时候都看到他在勾勒一个人的脸廓。其实Orlando知道Viggo到底在画谁,但他只是以为Viggo在用周边的人练习——画家上次还画了Orlando和Elijah在化妆室里交谈的场景。

他还把自己画在化妆室的镜子里,一个拿笔的、卷头发的人。Orlando一边想着,一边往上吹气,把额头前的头发吹得翘了起来。

青年百无聊赖地走回家,头一次觉得路上的那些好风景并没有那么美。


Tbc.

*其实三月一日也是人皇的生日,不过既然是VO的话,生日(10月20日)还是用V叔的比较好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