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2

          

突然发现这个脑洞可以叫做乡村爱情……(


#02


当阿拉贡把三颗奥克斯的脑袋丢到桌子上的时候,博罗米尔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

“哦我的上帝!朋友,我是在做梦吗?”

“如果你不介意我把它们往你头上砸的话。”

博罗米尔赶紧打开放在手边的册子,在“神行客”的那一栏新添上三条线:“布理镇的勇士,你这个月的成果比其他人加起来的都多。如果你用本名来登记的话,想嫁给你的年轻女士们都能够从布理镇排到长河镇了,”他顺手推了杯啤酒给友人,“奖励。”

“什么时候奥克斯的脑袋只值一杯啤酒了,”嘴上虽然那么说,阿拉贡还是把酒给一饮而尽,“我需要一个房子。”

“……你说什么?”

“房子,尽量快点,”阿拉贡没有半点开玩笑的语气,“郊外,干净,哦对了,双层的最好。”

这样可怜的跃马酒馆就不用天天都被人群包围了。阿拉贡望了眼位于街对面的酒馆后院,对站在窗边往这看的莱戈拉斯挥了挥手。


莱戈拉斯有一种高贵的气质,这源于他从小所接受的教育。虽然瑟兰迪尔溺爱儿子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但是他绝不允许他的儿子变成一个不学无术的贵族小少爷。由于格林伍德公爵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所以莱戈拉斯几乎无所不能,在中土学院里可以碾压所有同龄人,甚至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也不如他。

而这个从头到脚都写着“完美”的好学生,居然离家出走了——学院的校长之一,埃尔隆德强装镇定地看着来人,这是他第一次在学校里看到瑟兰迪尔,而这位公爵大人来的原因居然是给儿子办请假。

他连头一年的入学仪式都没来!

埃尔隆德不禁默默地同情了一下瑟兰迪尔,不过他可不敢把这种情绪外露的太厉害,如果把格林伍德家给得罪了,那他在这一年内都别想喝上上等的葡萄酒,而他最爱的那款葡萄酒偏偏就是密林酒庄出的经典款。

他只好用最具有教师风范的语气对瑟兰迪尔道:“很遗憾在最近一个月内,不能在学校里看到莱戈拉斯,愿他早日康复。”

“多谢,”瑟兰迪尔说完便站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忽然停下。他转过头,看向站起身并目送他的埃尔隆德:“今年我会给林谷多送几桶‘白宝石’*的,”他顿了顿,“好几桶。”


博罗米尔骑着马在镇子外沿转了好几圈,才发现一个合适阿拉贡要求的房子。

找房子这种累活,如果是别人提出来的话,博罗米尔绝对会委婉地拒绝的,但谁让提出者是阿拉贡——布理镇周围的奥克斯,有四成都是他干掉的,不过如果他想的话,可能就不只四成了。

奥克斯是长久以来猖獗在大地上的一种猛兽,高大、壮硕、群居。它们喜欢在黑夜里游荡,白天再躲回自己的巢穴,它们还喜欢用比腐坏的尸体还要臭的口水做记号,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层粘稠的液体。博罗米尔曾“有幸”踩上去,那种恶心的触感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遍,所以当他在看到阿拉贡通过奥克斯的唾液来判断它们离开多久的时候,他对这位铁匠的敬佩之情更上一层楼。

阿拉贡是布理镇最优秀的铁匠。

他打造出的武器比其他铁匠铺的棒多了,锋利度和耐久度都翻了几番,收的钱也并不多。一开始的时候,别的铁匠还担心新来的这位先生会抢走他们所有的生意,但是他们没有想到,阿拉贡竟然把如何提升武器性能的方法通通告诉了他们,没有半点私藏。

然后这些铁匠们还综合了各家优秀的技法,创造出一套新的铸造方式,这导致在铸造方面,周围的镇子都比不过布理镇,而布理也因此新增了一项收入。

而阿拉贡不仅仅是一个铁匠。

神行客是阿拉贡用来参加于与军队相关活动的假身份,他不想再生活在人群的视线之中,一举一动都受人关注,不然他也不会抛下白城的一切,躲到一个偏远小镇里去了。不过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奥克斯伤害人民,只好编造出一个假身份来注册游侠。

由于奥克斯的杀伤力高于任何为人所周知的猛兽,白城在最近几年设立了一个新的职业:游侠。游侠的上任条件十分简单,只要申请人给当地驻军上交一颗奥克斯的头颅,即刻便能成为一名游侠。而在成为游侠之后,每上交一颗头颅,便能获得一份奖励,可供游侠们的日常生活。

阿拉贡可以算得上是全镇子最富有的人了,不过也是最辛苦的人之一。他白天在铺子里打铁,隔几天就要在黑夜里去镇子外看看有没有奥克斯出现。也幸好这种怪物比起其他生物来,数量并不算太多,不然他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博罗米尔也不是没有好奇过阿拉贡是什么人,但出于对友人的尊敬,他并没有把话问出口。不过他意识到阿拉贡的来历并不普通,如果他仅仅是一个如他所说的铁匠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出色的身手。

不过最近来的那个年轻人,让博罗米尔有种他正走在发现友人的秘密的路上。阿拉贡对莱戈拉斯的态度是博罗米尔从来没见过的,那位铁匠与少年对话的时候,音调与平常有些微不同,而且平和了许多。虽然阿拉贡在平时也是温和有礼的人,但那更偏向于“没有攻击性”。

而现在的态度——博罗米尔抬眼看了看正在和莱戈拉斯商量着什么的阿拉贡,想着,如果他们换身衣服、换个地方讲话的话,那活脱脱的就是两个在花园里聊天的贵族子弟。

又是贵族,让贵族都见鬼去吧。博罗米尔收回视线,偷偷地龇了龇牙。


莱戈拉斯对眼前的这位铁匠的第一印象非常深。

今天一大早,跃马酒馆的老板跑来找莱戈拉斯,说是找到了能给他暂住的地方,房子的主人是镇子里的一位铁匠。老板用他所知的所有赞美词把那位铁匠给夸上了天,什么慷慨无比啊、智慧无双啊,甚至连有一手好厨艺都给搬了出来,巴不得莱戈拉斯马上收拾东西搬到那里住。

莱戈拉斯也懂得老板的难处,如果他知道跃马酒馆是加里安在布理镇开得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来的。不过他也封住了老板的嘴,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给钱。

“我希望我能见见那位铁匠,如果方便的话。”

“啊,其实您马上就可以见到他,”老板走到窗边,朝对街的游侠登记处指去,“他就在那,站在登记处的柜台前。”

莱戈拉斯顺着老板的手指望去,就看到铁匠对他挥了挥手。

“他还是一个游侠?”

“不,不过他是一位游侠的中间人,”老板高举双手,“神行客!全布理最勇猛的游侠!他干掉的奥克斯能绕布理三圈!但是神行客行踪难辨,如果你想找到神行客的话,必须得通过阿拉贡。”

“神行客在上交战果的时候也不出现吗?”

“是的。”

“神行客会不会就是阿拉贡啊,”莱戈拉斯道,“他从未出现过。”

“不可能,阿拉贡一天到晚都待在铺子里打铁。”

“那他可真是个称职的铁匠。”

对,不仅是个称职的铁匠,还是个来历吓人的铁匠。老板在心里嘟囔道。**

如果老板抬头看到莱戈拉斯的表情的话,绝对会后悔自己多说了那么多话——莱戈拉斯现在正一脸玩味、用充满兴趣的目光注视着阿拉贡。



Tbc.

*白葡萄酒√

**老板(加里安管)→收到消息说叶子离家了→发现叶子来到布理→被叶子收买→求助假装是个铁匠的人皇→人皇提供住处→老板帮人皇隐藏身份→反正老板也不是啥简单人物就是了:-3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