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4

          

#不虐!!不虐!!不虐!!!!!!

#是糖!!是糖!!是糖!!!!!! 

#叶子的撩妹技巧简直满点

        

#04


莱戈拉斯是被渴醒的。

他的夜视很好,不需要明光就可以在黑夜里行走。不过他的这个天赋经常吓到别人,毕竟一个在晚上游荡的身影怎么看都觉得是什么非自然的事物。莱戈拉斯也深知家里的佣人们被他吓了好多次,尽管“他”也许是一个端庄的、典雅的、友好的鬼魂。所以他尽可能地放轻脚步,以防吓到可能正在呼呼大睡的铁匠。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他会在大门那里看到阿拉贡。

阿拉贡也万万没想到他会遇到睡到一半起来找水喝的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瞪着那双蓝眼睛看着一脸僵硬的阿拉贡,不过他那已经成为习惯的良好教养还是促使他下意识地抬起手,十分自然地打了声招呼:“晚上好。”

“……晚上好。”

他刚说完,几声洪亮的打鸣声就从不远处的布理镇传了过来。

“噢,”莱戈拉斯道,“我是不是应该说日安了,这里天亮的太晚。”

“大概……?”

阿拉贡想,如果这些能再来一次,他才不会为了“准备早餐”这种理由提前回来,绝对会再去多杀一个奥克斯。

没过多久阿拉贡又再一次地祈祷时间能回到几个小时前:莱戈拉斯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好多次,然后说:“我觉得你应该尽快地洗个澡再换身衣服,你身上的味道有点重。”

阿拉贡低头看了看身上沾了不少血液的猎装,思考了下用“只是出门打猎”的这种借口能不能搪塞过去。然后他就听到莱戈拉斯从厨房里对他喊道:“下次出门去杀奥克斯的时候可以叫上我,还能早点回来睡觉,神行客。”


跃马酒馆的老板有些绝望的看着眼前的铁匠:“您是说,让格林伍德那边尽快来人吗?”

“对,”阿拉贡道,“尽快。”

“我看你们两个相处的挺好的,”老板在胸前握住双手以表示自己的真诚,“真的。”

“他跑出来一个多月了,够了,”阿拉贡看着老板那张写满了绝望的脸,“你放心,瑟兰迪尔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相反他可能还会感谢你。”

老板眨了眨眼睛。

“瑟兰迪尔不仅以骁勇和富有闻名,”阿拉贡道,“同时也是全维林诺里最看重自己儿子的公爵。”

但是至于英明的格林伍德公爵会不会察觉之前的一系列事情、是带着酒过来还是带着金银,亦或是直接带一队人马过来,就不在阿拉贡的考虑范围内了。

老板赶紧对着阿拉贡拜了拜。

“不过我还有件事要麻烦你,”阿拉贡顿了顿,“麻烦找一个钢琴师来,要弹得好的。”


莱戈拉斯现在几乎是天天都和阿拉贡待在一起,白天跟着去铁匠铺,晚上还时不时出门杀奥克斯。阿拉贡注意到莱戈拉斯的身手几乎挑不出毛病,他看着少年在树林里穿行,跳上那些相对而言较为纤细的树枝,还能通过痕迹找出奥克斯的踪迹。这让阿拉贡有种错觉,好似他们已然合作许久,默契到连他当年的副官都比不上。

而且和身边的这位少年一起行动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例如,最近来铁匠铺买东西的女性顾客越来越多了。

铁匠瞄了眼正在和一位穿了件粉色长裙的少女聊天的莱戈拉斯,少年正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邀请函。他发现莱戈拉斯的手指十分好看,白、修长、指骨分明,指甲的颜色比少女的裙子还要漂亮。

阿拉贡察觉到那双手离自己越来越近,还在自己眼前晃了晃,他这才回过神,而莱戈拉斯已经走到他面前了。少年那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是就是很特别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布理镇每个月都有篝火晚会吗?为什么我这个月才知道,上个月都没有听到消息。”

因为上个月的那时候我们还在壁炉旁聊天,阿拉贡想。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篝火晚会的音乐,布理镇似乎更热衷于较为温和的乐器。所以当酒馆老板偷偷把钢琴师“换人”的时候,那些已经在篝火旁两两共舞的年轻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段默默插进来的乐声。

除了耳聪目明的小格林伍德,以及始作俑者之一的铁匠。

“这首曲子很好听,”莱戈拉斯盯着阿拉贡,“是你写的吧。”

阿拉贡似是很平静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直觉。”

铁匠只是看着莱戈拉斯,没有接话。

“……乍一听是很欢快轻松的曲子,”莱戈拉斯道,“愉快的、非常适合这种晚会的曲子。”

“恩,为了今天写的。”

“但是越听越觉得有种……筵席散场的感觉,”莱戈拉斯的拇指划过阿拉贡的手腕内侧,“送别曲?”

阿拉贡尽力忽视那阵对他来讲有些陌生有些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踏进了一片泥沼之中,身边都是高到腰际的荒草,他看不到能在哪里是安全的,也迈不开步子去寻找结实的地面,只能直直地站立在泥淖之中,既不能沉没下去,也无法脱离。

他没有直接回答少年的问题:“你很会跳舞。”

“你不也是,”莱戈拉斯道,纤长的手指在铁匠那带着薄茧的手指间蹭了蹭,“我们都很熟悉这种步子,不是吗?”

或许是听起来似是欢快的节奏的音乐,或许是昏暗的火光太过迷离,又或许是旁边已经抱着热吻到一起的年轻恋人,总之因为连阿拉贡自己也不甚清楚的原因,他用力地抓了下莱戈拉斯的腰侧,毫不意外地看到少年眼里乍现的惊讶。他正想轻笑出声,但在笑意滑出嘴角的时候却一下子凝固了:莱戈拉斯一脚踩在他的脚尖。

“管好你的手,铁匠,”莱戈拉斯眯了眯眼睛,“不然我可不能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那我可有点好奇。”

阿拉贡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把莱戈拉斯的手抓的更紧了些。他觉得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正十分幼稚地、无意义地甚至是不要命地挑衅着这个不好惹的少年,另一个就在一旁绝望地把脸捂住。

不过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莱戈拉斯直接扯过他的领子,直接亲了上来——或许用撞上来更为合适。

他应该是生气了,阿拉贡想。

少年紧紧地盯着他,阿拉贡看到自己在那双蓝眼里的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他能感觉到他与对方的额头最先碰到一起,对方的手顺着手臂攀上自己的肩膀,指尖随着琴声跳动,好似有光点顺着他的手指浮现,从手背跃到颈侧。但在少年的耳朵即将蹭过他的唇的时候,阿拉贡伸出手按住了莱戈拉斯的后脑。

然后直接抱着他转身离开人群。


tbc.

评论
热度 ( 54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