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VO】你从哪里来 09

         

#不齁死自己的糖不是好糖!!!!


#09


Orlando躲在报纸后面,偷偷瞄着Viggo。画家原本弯着腰穿鞋,突然间抬起头,正对上青年看过来的双眼。他看到那双眼睛陡然睁大,又匆忙躲回报纸后面。

青年怀疑,是不是因为有一双善于发现身边事物的眼睛的原因,画家的视线有着不小的穿透力,他觉得自己眼前的报纸似乎多了两个孔——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把报纸拿反了!

Viggo在临关门前,盯着拿着报纸的那双手看了一小会,直到那双手朝他挥了几下才转身离开。

一直等到门被关上,Orlando才慢慢地把报纸放下,轻手轻脚地上楼,走进Viggo的画室。

之前Orlando洗杯子的时候,在透明的杯壁上发现了一层薄薄的油彩,那是一种灿烂的、炫目的金黄色。

青年有些好奇他到底画了什么。

他旁敲侧击地问过画家,或者说,他觉得自己很隐晦地问了。如果他在问那些问题的时候敢看着Viggo的话,就会发现Viggo在抑制自己的笑意,甚至都快忍不住了,只能用“恩”“啊”“对”去回答他的问题。

所以聪明的、充满好奇心的小青年找了个借口,让Viggo出去逛一圈,而他自己则跑到曾经是阁楼的画室里“探秘”。


横跨过这条并不宽的小河的桥上的石砖,恐怕比走过它的人的年龄还要大。

这些砖块的表面在几十年的风雨的磨砺之下,有一种暗哑的色泽。Viggo低着头注视着那些坑坑洼洼的小孔,伸出手摸了摸自己靠着的木质护栏,他发现他似乎喜欢上了这些刻有深刻痕迹的事物,好似他能从那些粗糙表面上发现什么,哪怕只是乘风飘进那些细微缝隙里的灰尘。

Viggo察觉到自己的影子跑到了正前方,他回过身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半轮落日已经沉到河面之下。

现在阁楼里的光线应该恰到好处,Viggo想。

他有些遗憾自己不能看到青年现在的表情,他想青年可能会在看到那些画的一瞬间张大嘴巴,伸出手,试图去抚摸画里的人物,但是在触碰到画布的前一刻停下来,瞪大他的眼睛,与画里的每双眼睛对视,然后再把它们重新放好,让“现场”恢复原样。

这有点像是一个小试探,如果青年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的话,那等他回去之后,一定会在相处的时候有些不自在;如果没有的话……

Viggo一口把剩下的、拿来代替烟的巧克力棒给吞了下去。

他还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

“橙黄真是美好的颜色,”Viggo转头看着刚刚停在他身边的鸽子,“你说呢。”

鸽子蹭了蹭画家的腿。


 刚完成了一场奇妙的冒险的Orlando重新拿起了报纸。

他知道Viggo是当代杰出的画家——似乎无论在哪个时代,无论是作为Aragon还是Viggo,他都是那么才华横溢,惹人注目。他有时候会想,在那位画家的眼里,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才能够发现画上所展现出的那种世界。

不过青年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那些画里是那样的。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暗色的背景在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时隐时现的光点,细小的、密集的,如同在旷野里无处躲藏的星空。但这种理应抢眼的纯色背景却只是人像的映衬:在看到那些画的第一眼的时候,首先抢到他的注意的,是人物的眼睛。

那些眼睛似乎是有生命的,如此的鲜活,青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有种画中人物在看着自己的错觉,他发现那些眼睛都是那么的熟悉,一直到将注意力转向整幅画,才发现画中的人都是自己,或是曾经的自己。

他想起那抹停留在玻璃杯上的颜料,那种夺目的金黄色,他应该即刻想到是拿来画什么的——毫无疑问,那是属于精灵的头发的颜色。

只有一幅画里的人物没有正视外界。

画里的青年侧身站在镜子前,向镜子里的自己望去,手攀着镜子的边缘,与镜中的湛蓝双眼对望。

Orlando无法忽视从胸腔一直传到耳朵的震动声。

他似乎听到Viggo回来的脚步声,连忙转过头向窗外望去,然而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经过。如果一定要说有过客的话,大概就是停在窗台上的鸽子了。

青年有点不想承认自己被一只鸽子吓到的事实。


Viggo在门前停留了一会,才拿出钥匙把门打开。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只出去了一秒,因为青年手上的报纸还是反的。或者说,青年并没有去“参观”他的画室,而是拿着倒着的报纸,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下午的呆。

然后他发现青年的坐姿有些僵硬,似乎是刻意地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Viggo想,是不是该在日历上把这天圈起来。

他听到青年用明显带着紧张的声音说道:“我……恩……我也挺喜欢橙黄色的。”

本来就很紧张的Orlando变得更紧张了,他没有得到任何来自Viggo的答复,而传到耳朵里的心跳声盖住逐渐接近的脚步声。Orlando正准备探出头去看看情况,就被刚刚坐到自己身边的Viggo抱住了。

“我也很喜欢这个颜色。”

Viggo伸出手,抚摸过Orlando的耳朵。

“那是我们的头发混在一起时的颜色。”


Tbc.

写到最后的时候我的少女心都炸裂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