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VO】你从哪里来 10

          

#明天考物理(我选择发糖爽一发先……

#                     老V被我OOC成了个痴汉        


#10


Viggo迷恋于每日清晨被怀里的人闹醒的时刻。

Orlando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把他叫醒。有时候是去蹭他的颈窝,有时候是蹭他的胡渣;还有的时候,Viggo会装作自己睡得很熟,这样的话,青年会用更直接的方式来代替闹钟的职责,例如:早安吻。短暂的、轻柔的、密集的吻。

要不是青年还需要去上课的话,那他估计还得再睡一个白天。

其实早先醒来的往往是Viggo,不过他只是睁开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的人。看着Orlando在他怀里待着的时候,Viggo觉得他的世界似是有无限远的边界,却又无穷地小,大到能把他所知的美好事物全给塞进去,小到只容得下一个人盘踞的空间。


画家先生的脑子快被频频浮现的画面挤爆了——他几乎要淹没在喷发的灵感之下,那些骤然出现又转瞬而逝的画面,自出现过后就停在他的脑海里,Viggo把陪伴Orlando之外的时间全都花在了画室中,有几次甚至忘记了吃饭。

这是他头一次体会到被灵感浪潮打翻的滋味。

Viggo想,他可能要从开办画展的画家名单中消失了。他有种预感,最近、现在、甚至是以后的作品,都很难是独立的景色,或是其他人的肖像画。他现在只要一下笔,画布上就会是Orlando的身影,各种神情的、各种角度的。

他觉得怎么画都画不够。


Orlando绝对是属于在人群里吃得开的类型。

英俊、开朗、待人有礼,受欢迎的人的特点全被他占完了,不仅如此,他在舞台上的时候,没有人能做到忽视他的存在,哪怕他脸上粘了一大撮络腮胡,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观众还是会被他的表演吸引住。

戏剧之于Orlando,本只是一种爱好,或是未来的工作,但在想起那么多事情后,又成了一个暂时逃避现实的地方。

尤其是在“认识”Viggo之前。

Orlando在剧院新排演的剧里成了一个非正面的角色——Paris,荷马史诗中,与Helen私奔的特洛伊王子。

“你似乎总是王子,”Viggo看着正坐在镜子前调整状态的Orlando,“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想太多啦,只是一出舞台剧而已,”Orlando把Viggo从沙发上拉起来,把他推出化妆室,“你该坐到观众席里去了。”

Viggo举起双手,任由Orlando把他推出门。

Orlando在关上门前,凑到Viggo耳边:“一定要很认真地听台词,老家伙。”


尽管知道这只是剧情需要,但看着Orlando专注地看着其他人的时候,Viggo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尤其是,那个其他人还是个大美人的时候。

舞台的灯光随着Helene的退场黯淡下来,只投了一束灯光在Paris身上。Viggo看着站在舞台正中央的青年,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

然后他就觉得,世界上其他的事情都陡然变得不再重要了。

他看到青年盯着他,褐色的瞳仁里,清晰地倒映出自己明显震愣的神情。他听到那应是被维拉亲吻过的声音说出他所听到过的、最令他心神震荡的话:

“If you come, we'll never be safe. ”

“Men will hunt us, the gods will curse us.”

“But I will love you.”

“Till the day they burn my body, I will love you.”*

Viggo不知道Orlando什么时候退的场,不知道他自己什么时候冲到了后台,不知道他撞到了多少人。他只是迫切地、前所未有的迫切地想看到Orlando,想将他紧紧地拥住,让他们的身体毫无缝隙地贴合,想亲吻他、吻遍他身上的每一片肌肤。

又或者,只是想看到他而已。

Viggo站在化妆室的门前,颤抖的手停在门把上方,却一直没有将门打开。


Orlando知道Viggo是一个懂得隐忍的人。他似乎总是把汹涌的感情掩藏在温和的面孔之下,内心再如何波澜起伏,面上也都是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

他总是能用别人所不能发现的角度去看待事物,Orlando有时会看不懂Viggo在想什么,这种无法掌握的感觉并不是很好。Orlando有时会让Viggo说明一下,那些写在画的背后的短句是什么意思——他可没学过西班牙语。

但是每当他问Viggo时,画家总是先亲吻他的额头,再是眼睛,最后吻上他的唇角。

别想,别看,别说。

Orlando知道Viggo的意思,他无法强迫Viggo告诉自己那些诗句是什么,只能攀上画家的肩膀,揪一揪他的头发,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他想,他一定要找个机会,让Viggo好好地“失态”一下。


Viggo终于让自己的手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

他并没有即刻打开门,反而是好好地把这扇门审视了一下,才发现这扇有些透光的门上,隐约地映出一个人影。

他想他知道青年的目的是什么了。

Viggo找了个位置,确保门那边的人能够把他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听进去。

“那些短句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Viggo听到躲在门后面的人发出的、轻轻的吸气声。

“都是我爱你的意思。”


Tbc.

大声的告诉我!!甜不甜!!!!

*太爱小王子的这句台词了……没忍住搬过来用!!!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