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3

       

#想让叶子这样调戏人皇很久了嘻嘻嘻


#03


莱戈拉斯察觉到,当这位铁匠先生站在人群中的时候,无须做些什么特别的举止,他就能轻易取得其他人的注意,前提是,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

他绝不仅仅是一个铁匠,莱戈拉斯想。

盯着站在眼前的阿拉贡,聪慧的、敏感的、机警的小格林伍德对自己的猜测十分有信心,他眯起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扫过阿拉贡的面部——他想他一定能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他唯一的发现只是阿拉贡的胡子的颜色比他的头发要浅。

“阿拉贡·伊力萨,”铁匠伸出手,“幸会。”

莱戈拉斯回握住对方的手:“莱戈拉斯,相处愉快。”

下一刻,阿拉贡的手臂就突然紧绷了起来,因为站在他对面的这个金发少年的手蹭了蹭他的手掌,还对他笑了一下。他有些摸不准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的目的是什么,迄今为止,少年的所作所为都不太像传统的贵族子弟,别的先不提,他刚刚做的动作就不太稳重,尤其是,当对象还是一个陌生人的时候。

“你的手上好多茧,铁匠。”

阿拉贡觉得此刻的莱戈拉斯就像埋伏在森林里的狐狸,狡黠、迅捷、捉摸不定,他能感受到莱戈拉斯的皮肤是多么光滑,甚至能想象出他的形状和颜色——这一定是双保养良好的手。阿拉贡这么想着,收回了自己的手。


莱戈拉斯本以为阿拉贡的住处会比较乱,他都已经做好面对一个铁匠铺似得房子的心理准备了。但他没有想到,这栋房子会是在一片接近布理镇的树林里面。

森林,莱戈拉斯有些恍惚,他有种回到家里后院的错觉。

不过与格林伍德家不同的是,这片小树林里有很多动物。莱戈拉斯刚踏进这片地方的时候,就有个松鼠从树上跳下来,站在他面前,把手里的坚果晃了晃。莱戈拉斯会意,蹲下身,张开自己的手,小松鼠就直接跳了上去,把坚果放到莱戈拉斯手里之后,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莱戈拉斯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懵。

看到金发少年瞪大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时,阿拉贡不由得笑出声。他有种感觉,以后很难再在莱戈拉斯的脸上看到如此明显的表情。不过他这时候还不知道,这是他的感觉错的最离谱的一次。

“他们很喜欢你,这很难得,”阿拉贡伸出手,将少年拉起来,“只有气息纯净的人才能得到他们的喜欢。”

“气息纯净?”莱戈拉斯瞟了身边的铁匠一眼,“你在说你自己吗。”

铁匠笑着看着他:“你这么说也可以。”

莱戈拉斯朝他翻了个白眼。

阿拉贡突然有些好奇瑟兰迪尔是怎么教儿子的,在他的印象里,格林伍德公爵是一个高傲且严肃的人,起码在外人面前是这样的。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儿子居然会翻白眼,还翻得那么有……味道。

“你在看什么呢,”莱戈拉斯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阿拉贡这才意识到他盯着莱戈拉斯看了好久:“啊……没什么。”

少年一脸“你说谎”的表情看着他,正打算说些什么,阿拉贡就举起手,指着树林里的一处道:“那是梅尔。”

莱戈拉斯顺着阿拉贡的手的方向望去,他发现他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并不是跪坐在树后面的鹿,而是阿拉贡的食指。那是一圈有些淡的痕迹,这代表手指的主人曾戴过一个指环,但是现在不戴了。

不过他并没有即刻注意到,自己的头发糊了铁匠一脸。

“是鹿,”莱戈拉斯的目光转移道梅尔的腿上,“哦,天啊,她受伤了。”

阿拉贡点点头,他正努力把喷嚏憋回去。

莱戈拉斯没有得到阿拉贡的回答,转过头去,这才注意到他的窘境,问道:“你怎么了?”

“不……恩,没事……”阿拉贡吸了吸鼻子,“我救她的时候,一个豹子正在追杀她和她的孩子,我把她们救了下来。”

“那豹子呢,死了吗?”

“没有,我把刚刚打到的兔子给了它。”

“有一个猎物换另一个猎物,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以后还会亲眼见到的,”阿拉贡停下脚步,“好了,我们到了。”

他转过头看向莱戈拉斯,本想再欢迎一下这位新客人,但在看到少年的眼睛的时候,却什么话的说不出来了。

阿拉贡想,那个时候一定是时间出了问题,不然他不会如此清晰地看到,愉悦的光芒是如何从那片湛蓝色的海洋里一点一点地绽放出来的,他甚至能看到少年的眼角如何翘起,睫毛轻颤的幅度,还有在他眉眼间晃动的婆娑树影。

他忽然想到,为何会觉得莱戈拉斯身上的气息是如此熟悉,为何那些动物如此亲近于他。

那明明是和这片森林相同的气息。


阿拉贡原本都准备好一个人打两人份的猎了,所以当他看到穿着猎装、拿着弓箭的莱戈拉斯站在门口的时候,是十分惊讶的。

莱戈拉斯看着铁匠愣住的神情,朝他挑了挑下巴。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阿拉贡体验到了何为默契。他不是第一次与人共同生活,却是第一次感受到,有一个理想的同伴是多么惬意的事情。不同于军队里的人,那些将士们大多没有受过过深的教育,最多也就看看兵法战术。而莱戈拉斯似乎知道所有的事情,文学、军事、艺术,甚至一些生僻的风土人情也都知道。

一般在晚上的时候,阿拉贡都会去书房,或者出门杀几个奥克斯。但在莱戈拉斯来了之后,他们会在饭后坐在壁炉旁,聊上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才会去做各自的事情。话题会涉及各种各样的领域,随时开始,但一般都由莱戈拉斯的哈欠结束。

阿拉贡问过莱戈拉斯,他那些奇奇怪怪的知识都是怎么知道的。少年只是眨眨眼,说:“我父亲告诉我的,这些都是睡前故事。”

所以现在也是在听睡前故事吗,阿拉贡想。


如果怒火可以显现出来的话,那格林伍德公爵就得每天换一个头冠了。

“一个月了!居然还没有找到人,”瑟兰迪尔开始在他的书房里绕第三个圈,“你们的效率什么时候那么慢了?!”

加里安没有回答。

瑟兰迪尔的长袍几乎把佣人一天的工作量给干完了——它成功地扫完了书房的每一个角落。加里安的视线机械地跟随着长袍的路线,实际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莱戈拉斯在布理镇的消息告诉瑟兰迪尔。

今天早上,加里安收到了酒馆老板递来的消息,上面说,少爷过得很好,安全问题不用担心,并表示他随时可以派人把莱戈拉斯接回家。

加里安其实并不担心莱戈拉斯的安全问题,虽然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的教导下,在外总是保持着优雅的行为举止,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格林伍德家本就是军功出身,每一代主人都有着不俗的身手,以一当十。

比起人身安全,大总管加里安更关心的是莱戈拉斯是否开心。前几年的时候,他注意到莱戈拉斯太沉静了,不像小时候那样活泼。虽说小孩子长大之后多少都会有些变化,但是看看隔壁巴金斯家的小伙子,笑的时候能露出一口大白牙。

加里安想,还是再让莱戈拉斯在外面多待一会好了。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70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