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VO】你从哪里来 12

     

#完结

#超短


#12


Viggo刚回到家的时候,Orlando正斜躺在秋千上,手里端着朵玫瑰,手指被光影染成淡淡的红色,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青年处在一个如此鲜艳的环境里。

Orlando是热烈的,澎湃且汹涌,虽然有的时候他尝试去抑制那些感情——而画家先生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那些浓郁的神采。

Viggo在那座海边城镇待了几天,不断地尝试去解释过去的所有细节,却又在过完一遍记忆之后发觉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回想过,他很少、或是从未有过这种大脑作无效功状态。他总是会被突如其来的想法吸引住,基本上没有停歇的时候。

Viggo也不知道他在这位年轻人身上付诸过多少“第一次”了,甚至有种他的疯狂、他的冲动、他的心如止水都来自这个睡在院子里的青年身上。

他走近那架秋千,落下的脚步声很轻,与厚实的青草地磨蹭的声响统统淹没在微风声里。


Orlando睡得很熟,他醒来的时候,影子都伸到窗台下面了。他顺着自己的影子望去,就看到Viggo坐在窗台上,手里拿着本书,侧脸被镀上落日特有的橘黄色,温暖又缠绵。

画家似是察觉了动静,稍一转头,就看到年轻人望着自己。

也许Orlando的眼睛不是那些鲜艳的颜色,但在Viggo看来,当那些浓烈的情绪在他眼中翻腾的时候,展现出来的璀璨光辉不是任何事物可以比拟的。

就好像他与它们初遇的时候,茫茫人海中,四周所有的斑斓的色彩全成了那双眼睛的背景,它们是如此轻易的吸引住自己。

Viggo清了清嗓子。被艺术细胞占据整个大脑的画家先生下意识地认为,是时候说些什么了,也许是诗人念出的冗长的诗句,也许是舞台上抑扬顿挫的台词。但他发现,他什么句子都想不到,手也没有拿起画笔的冲动。

——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想这些,他害怕错过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


他们在海边的小镇上度过余下的几十年。

最后那段时间的某一天,他们躺在阳台的躺椅里,阳光柔和静美,骨头都被暖的懒起来。偶尔有几只白鸽停在扶手上,红色的小脚踩过生长的过于茂盛的爬山虎,再展翅飞去。

Viggo看着坐在他身旁的Orlando,突然想到,他是否是第一位见证精灵是如何老去的人类。

当年那个在舞台上凝视自己的青年也有了皱纹和白发,而他自己更甚。他们的身体上的每一个斑点、每一条皱纹,都是时光旅行的痕迹,深邃而蜿蜒。

他似乎看到很久以前,精灵的手攀上人类的手,手指划过手背,抚摸上每一块指骨,再嵌进对方的指缝间。

明明是那么远的记忆,此时却如此鲜明。

沉默的画家突然意识到,一切都已经远去了。无论是古老的故事、曾经的战友,还是那些战场上的风沙,国家的繁华与荣盛,都已离开他很长的时间了。他不再需要挑起沉担、被隐形的规则束缚。但那些羁绊与记忆会溶解在血液里,一代又一代地传下去。

无论多少个世纪过去,风云变幻,沧海桑田,即便连大地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但总有人会记住他们的荣光,永不会遗忘。


END.

大半夜睡不着,把这篇码完了。

最初的设想只是因为看到了那张V叔给开花照的照片,然后脑子里面一直想发糖发糖发糖……然后有段时间脑子里都是糖,根本停不下来。但是前段时间,可能是因为官方的糖太甜了,齁到我根本想不出什么超级甜的东西qwq一直到现在才搞定。

算是中篇,码完之后发现,我果然还是只会短篇,中篇长篇真的太难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