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6

      

#几天前又刷了一遍电影,各种感触好多啊QAQ还是那么喜欢,一点都没有跳过

#发糖~~发糖~~发糖~~


#06


哈尔迪尔坐在自家大厅的沙发里,右手端着一杯酒,澄黄色的,时而在烛光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辉。

不过此时的小贝西尔并没有心情去观赏他的酒杯,他被迫留在有着巨大落地窗的大厅里观察对面——被自己的表妹——一位小格林伍德的忠实粉丝。

当哈尔迪尔一听说那位“离家出走、生病休学、远游踏青的莱戈拉斯昨天回家了”的这个消息时,立刻意识到,最近他家里又要迎接众位贵族小姐了。一些是来找他的,但更多是为能制造与莱戈拉斯偶遇的机会而来的少女们。他们这两位难兄难弟都是联姻的热门人选,家世显赫、财产富裕、身怀爵位——虽然他们还没有完全继承父辈们的头衔。

反正,他们成年了,是时候结婚了。

“他还是可以多自由几年的,”小贝西尔对着月光高举酒杯,“愿莱戈拉斯早日……不,再离家出走一次吧,那我就能清净一会了。”


最近几天,莱戈拉斯都很乖。

七点就起床,还泡了杯茶端进瑟兰迪尔的房间里,虽然瑟兰迪尔没有对此多做评价,但是自己的手早就把他出卖了。万幸的是他亲爱的儿子并没有发现,不然在爱子面前,格林伍德公爵的冷静高傲的形象就再也维持不住了。

莱戈拉斯就坐在他Ada的书房的落地窗旁的沙发上,坐姿端正、纹丝不动。

他知道自家Ada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忽视自己,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瑟兰迪尔觉得他做错事了;二,他真的做错事了。

而且是很严重的事,比扯头发、打翻墨水、偷带头冠还要严重的事情。

瑟兰迪尔在第不知道多少次失败地忽视莱戈拉斯那偷偷摸摸瞄过来的眼神后,终于停下手上忙着的公务,摇了摇身后挂着的铃铛,并说道:“好了,你回去吧。”

莱戈拉斯的腰板立即挺得更直了些。

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眨眨眼:“Ada,我错了。”

“错在哪了。”

“不应该离家出走……”

“恩,”瑟兰迪尔理了理自己的袖扣,“还有呢?”

“……”莱戈拉斯的头向旁边歪了歪,“出走也不能只带钱?”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再次转过身摇了摇铃。

加里安这个月的工资可能要被无奈的格林伍德扣掉一点了。


林迪尔打开林谷的大门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将这个月的白宝石送来的人居然是密林之宝莱戈拉斯,而不是加里安。

“林迪尔哥哥好,”莱戈拉斯道,“我是来送酒的。”

“……您快请进,”林迪尔朝旁边的护卫使了使眼色,后者连忙跑进府邸深处,隐约间还能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莱戈拉斯来送酒这条消息,估计过不久就能够传遍整个阿门洲。再然后,密林酒庄的葡萄酒就会接到数不尽的单子,尤其是来自家中有妙龄少女的单子。

这个结果是当时的瑟兰迪尔万万没有想到的。

埃尔隆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前几个月“因病休学”的莱戈拉斯“痊愈”之后干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来林谷送酒。

林谷领主想,他这是算被瑟兰迪尔翻了牌?

不管怎么说,既然格林伍德家的大宝贝来了,而且这位在小的时候也经常过来玩,埃尔隆德干脆亲自把刚踏进殿内的莱戈拉斯牵过来,顺便问了一下瑟兰迪尔的近况。莱戈拉斯也乖乖地把瑟兰迪尔最近爱吃什么、香水喷的哪一款以及最近的衣服是在哪一家定制的的信息都给抖得一清二楚。

埃尔隆德摸了摸莱戈拉斯的头。

“其实,我正打算在这几天把信寄给你父亲,但没想到,倒是他先寄给了我,”埃尔隆德道,“而且还是让你来送的。”

“我父亲是在罚我,”莱戈拉斯道,“这次‘病’的太久了。”

“噢。对,你是病的太久了,”埃尔隆德顿了顿,“好几个月呢。”

小格林伍德微微仰头,朝埃尔隆德笑了笑,一口大白牙闪的不行。

埃尔隆德停下来,看着莱戈拉斯:“恩……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一个人?”

“对,我的养子,”埃尔隆德带着莱戈拉斯走进另一条走廊,望着挂在最里面的一幅画,“我的养子。”

莱戈拉斯在那一瞬间就将画里的人认了出来。

画上的人带着斗篷,兜帽完全罩住了他的头,眼睛被投下来的阴影遮盖住,只看得到笔挺的鼻梁、抿住的唇,以及坚毅的脸庞。*

莱戈拉斯甚至能回想起那些触感。他的手曾抚过画中人的唇,也曾用彼此的鼻尖擦过脸颊;他还能清楚地知道,隐匿在阴影中的那双眼睛有着怎样的神采。

埃尔隆德向前走了几步,发现莱戈拉斯没有跟上来,转身看过去,正看到对方望着墙上的画,一动也不动。

埃尔隆德凝视着莱戈拉斯:“你见过他?”**

“……没有,”莱戈拉斯道,“没有,我没见过他。”

“他大概比你大十岁,”埃尔隆德道,“黑发,灰眼***,现在应该在南边的城镇里。”

“那……他在那里做什么?”

“我不清楚,但他不会默默无闻的,”埃尔隆德道,“但我总觉得,总有一天……”

“什么?”

“没,”对方脱口而出的疑问似乎逗乐了林谷的主人,他的声音里沾上了些许愉悦的气息,“没什么。”


回到家的莱戈拉斯在把信交给瑟兰迪尔之后,一边喊着晚安,一边飞奔向藏书阁,压根没注意到瑟兰迪尔略带不满的眼神。毕竟前几天的莱戈拉斯还会端一杯热牛奶过来,尽管谁都知道格林伍德公爵是全中土最不需要睡前喝牛奶的人。

瑟兰迪尔发觉这封信有问题。

以往,埃尔隆德以公事的名义送的信件的用词都十分地严谨且正式。但是这一封,瑟兰迪尔甚至在一些地方看到了不该出现的语气词,这是埃尔隆德从来不会干的事。

但是这些词吧,又经常在私人信件里出现。

瑟兰迪尔将信收好,放到手边的柜子里。里面堆满了信件,但是都按照年月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每一封都是从林谷送过来的。

又看了眼放在最上面的那封信,劳心劳力了一整天的格林伍德公爵终于能安心地睡觉去了。至于小格林伍德什么时候才会从藏书阁里出来,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了。

反正万能的加里安能搞定一切。


tbc.

*人皇初登场的那一幕!!苏到爆炸的那一幕!!!啊啊啊!!!

**反正无所不知的领主已经啥都知道了!这是看儿媳的眼神!(x

***经过妹子提醒,改成了灰色,么么哒!

小叶子回家了,瑟爹很开心。瑟爹开心了,领主就跟着开心。领主开心了,不洗头的也该回来了hhhh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