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7

                  

#终于要回到小清新模式了!!

#这章有毒,分了超多段,长篇真的好难写啊QAQ


#07

阿拉贡又忙了个通宵。

他每次回家时,都会路过布理镇外东边的一条小路。

小镇从这条路醒来。早晨,斑斑点点的晨光会从云间、从层层叠叠的绿叶间漏下来,雾气较浓的时候,这条路就似是一个迷蒙的梦境。

“你可能还会见到你的梦中情人,”法拉米尔道,“我上次去那边巡视,就看到了伊欧玟……天啊她真是美。”

博罗米尔下意识地闭紧了嘴巴。

“……好吧,她做的汤的确……”法拉米尔顿了顿,“但是我比较会做汤。”

“哦天啊……”博罗米尔道,“我已经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

“她好像比较喜欢打奥克斯,那我得好好锻炼自己……”

阿拉贡拍了拍倒在他肩上的博罗米尔的头。


阿拉贡的确曾在那条路上看见过人影。

在他刚看到那个轮廓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最近的努力都白费了。他试图通过繁忙的工作去抛掉那些绮思旖念,他甚至已经很少梦到那位突然闯进他的生活的少年,但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所有的回忆都汹涌而至。

直到雾气都散去了,他才恍如梦醒。


“你最近看起来很……不对劲,我的朋友,”博罗米尔道,“而且最近效率很高。昨天隔壁烈酒鹿家的小伙子还过来问我,为什么附近的奥克斯都没了。”

“那不是很好。”

博罗米尔眯着眼,一脸意味深长地盯着阿拉贡:“喜欢就去追,爱拼才会赢。”

“……”


莱戈拉斯·格林伍德同学被自己的课本吓了一跳。

这一页是讲南方国度的历史的。书上说有个伟大的国王带着他的王后变成星星飞走了,这颗星现在被称为埃兰迪尔之星,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

而他在这里写了好几个阿拉贡。

“想他,想他,想他,”哈尔迪尔道,“你完了,未来的格林伍德公爵。”

莱戈拉斯一头倒在课本上。

哈尔迪尔帮他把不小心折到的书页抹平,顺便拍了拍莱戈拉斯的头。

他们俩坐在课室的后方靠窗位,景色绝佳,开小差也比较容易,虽然他们的授课老师是备受敬重的甘道夫教授,但是这位和蔼、可亲、通情达理的老者对他们的小动作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前提是他们每门课都能拿到优。

甘道夫的拐杖敲了敲地板,他清了清嗓子,音量直接提了两个度:“啊,啊!”

莱戈拉斯立刻挺直了身体,坐姿无比端正,哈尔迪尔也把手里的笔竖了起来。

每当甘道夫发出言辞简洁且声音洪亮的语句时,通常表示,即时起要说的东西都十分的重要,需要重点研习。

说得简单些就是划重点。

莱戈拉斯看着甘道夫时不时飘起来的白胡子,突然在想,如果阿拉贡有那么长的胡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然后他发现他根本想不出来那种场景,但他想他会把他们直接全部剪掉。

莱戈拉斯看着课本上那些颂扬、瑰丽、长而繁重的辞藻,却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他似乎在字里行间隐约看到了那位黑发游侠的身影,还有那双眼睛,他隐约在那其中看见了另一个人,或者说,另一个阿拉贡,模糊却突兀地伫立在那片沉静的灰色世界里。

作为站在千军万马最前方的将军,作为埃斯泰尔,阿拉贡永远是战场上最为坚韧的一把利剑,立在苍茫天地间。

小格林伍德又开始一笔一划地写着某人的名字。


布理镇即将失去全镇最为优秀的一个铁匠。

阿拉贡走的很低调,甚至没带多少东西就上路了,还有他的马。他在夜晚最黑的时刻越过布理镇最北边的河流,这个时候,连马蹄划过水面的声音都十分地清晰。

阿拉贡正准备上马,一抬头就发现那只叫梅尔的鹿站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望着他。见他望过来后,就小跑着朝他奔去。

她只是蹭了蹭游侠的手,就朝着与来时相反的方向跑去,隐没在森林深处。

阿拉贡想,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只鹿了。

此时的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黑夜渐退,清浅的橙与蓝铺满了整个天空。他突然想起在许多黑夜里,那双被壁炉火光覆上一层清浅橙黄的蓝色眼瞳。

阿拉贡想起,有时莱戈拉斯会说着说着就睡着,他就一直看着,直到对方看起来像是睡着了的时候,再把人给抱回房间。

游侠还记得那鎏金长发的触感,纤细的脖颈,还有手腕处比平时要跳得快的脉搏*。

清晨的风是冷的,但此时此刻的阿拉贡却感觉不到丝毫寒意。


埃尔隆德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宁。

他给他亲爱的养子的信里面提了一些关于边境以及内阁的问题,顺便还提及了一下格林伍德家的大宝贝的受欢迎程度,还有他两个哥哥最近会回来待上那么一两个月。

反正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能够让远在南边的阿拉贡回来一趟,这几条一起送过去的结果就是,无论阿拉贡在哪个旮旯角落,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启程。

换句话说,可能过阵子,莱戈拉斯又得亲自送点白宝石去林谷。

埃尔隆德举起茶杯,躲在被子后面偷瞄了眼坐在对面的瑟兰迪尔——莱戈拉斯的“情报”是对的,最近瑟兰迪尔特别喜欢味道清淡点的香水,茶喜欢喝偏浓的,对罗斯洛立安的新甜点很是偏爱。

明天得给那边好好送一份谢礼,埃尔隆德想。

他把自己的各种“存货”都给回想了一遍——阿拉贡的第一幅画、第一篇日记、第一幅画像、第一首曲子、第一首诗……或者,他想,他应该把这些东西通通打包送过去。

作为在维林诺闻名遐迩的智者,埃尔隆德的决策一向是对的。就是不知道,当阿拉贡知道他自己小时候的画像被当做礼物送人时是什么感想。

尤其是,接收人是莱戈拉斯的时候。


Tbc.

*小·装睡·叶子

啊!感觉好甜啊!

脑子里最近好多甜不拉几的小脑洞!

                                                                           

评论 ( 15 )
热度 ( 34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