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AL】[Aragorn/Legolas]嗨,先生,你的佩剑掉了 08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一点脑洞也没有,所以拖了好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才更新

#这次回来在飞机上又把三部曲刷了一遍,脑洞哗啦啦啦啦啦

#人皇准备回来啦


#08


中土学院进老鼠了:字面意义上的、货真价实的老鼠,而且还是相对来说有些可爱的品种。

照理说,在维林诺里,是半根老鼠毛都找不到的,撑死在郊外的流浪猫嘴巴里找到一两根。但是一个活蹦乱跳的老鼠,一些在这里活了一辈子的人根本就没亲眼见过。

所以当一个小白鼠跳到甘道夫面前的书堆上时,整个教室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就连甘道夫也保持着转身回头看的姿势——这不禁让人担心一下他的腰间盘。

这种气氛只持续了数秒钟,甘道夫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立刻伸出他那饱经风霜的手,直接而迅速地抄起手边的空杯子,一翻手盖了下去。

“……姜还是老的辣,”哈尔迪尔道,“他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老鼠。”

“而且不是第一次抓老鼠。”莱戈拉斯接了一句。

哈尔迪尔又把声音压了压:“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你呢?”

“我?”莱戈拉斯顿了顿,“第……三次吧。”

“……你们家有老鼠?”

“嘘——”莱戈拉斯道,“怎么可能!我是在……”

“在?”

“在……我前阵子见过。”

话说到这,哈尔迪尔终于领会自己同桌的意思了,微微点了点头。


莱戈拉斯第一次见到老鼠的时候,阿拉贡正和他讲“睡前故事”。

游侠正描述着一场发生在洛汗平原的战役,讲到两军对垒时鼓舞士气的场景,在他那低沉的声音里,莱戈拉斯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连成片的洛汗大军。

小格林伍德也许见过贯穿整个城市的仪仗队,也许精通家族代代相传的箭术,甚至能在野外来去自如,但是成千上万的铁血军队,他是从未见过的。

阿拉贡在与莱戈拉斯同住的这一个多月内,成为了一个讲故事的好手。他现在十分擅长用语气、停顿及拟声词去描述场景。他想,如果此时有个能让他随心所欲指挥的小乐队,那就更好了。

阿拉贡正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口琴拿出来吹两曲,就听到座椅底下传来了“咔吱咔吱”的声音。

显然莱戈拉斯也听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声响——至少对于他而言是新鲜的。

座椅下的意外来客似乎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还在自顾自地折磨铁匠坐着的椅子。它那灰色的小尾巴直接暴露在椅子外面,而好奇的小格林伍德正观察着那条十分活泼的尾巴,目不转睛。

这和正看着他的阿拉贡如出一撤。

此时的莱戈拉斯,在阿拉贡的眼里真是——可爱极了。他的手撑着椅子的扶手,半个身子探了出去,那顶着一头漂亮金发的脑袋晃啊晃的,壁炉里跃动的火光映在他身上,斑斑驳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摆弄他的头发,而不是盯着一只老鼠。

当时的阿拉贡想,他等会得好好犒劳这只老鼠。


不同于布理镇的烟火气,维林诺的早晨仿佛是精雕细镂的艺术品。每一座庄园都藏在如丝缕般轻薄的晨雾后面,当第一盏灯火在佩罗瑞山顶亮起的时候,维林诺就醒来了。

而在格林伍德公爵的庄园里,第一个醒来的是一只猫,一只被莱戈拉斯从路边抱回来的、棕色的长毛猫。莱戈拉斯还给它取了个让庄园里的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名字:大步佬。

大步佬刚被捡回来的时候,身上脏兮兮的,莱戈拉斯一开始以为它是个黑色长毛猫,帮它洗完澡后才发现,它的毛是棕色的。

莱戈拉斯是在中土学院的一棵树下面发现大步佬的。他放学后去帮萨鲁曼教授整理个人藏书室,顺便和老人家唠嗑几句,听了不少许多年前他那高雅贵气的父亲大人在学校“调皮捣蛋”的光辉历史。

他从没想过,瑟兰迪尔居然是个爱猫人士。这位现任格林伍德公爵甚至抱着自家的猫来学校听课,而那只猫——萨鲁曼嘴里的“所见过的最闹腾的猫”——曾经在萨鲁曼的化学课上弄翻了一个小试管,直接把讲台表面腐蚀出一个坑。

就在莱戈拉斯想象着自家父亲大人的猫是如何上蹿下跳地扰乱课堂秩序的场景的时候,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只猫。

那只猫有双绿色的眼睛,大而圆,眼尾却微微上挑,带着些冷酷的意味。

莱戈拉斯一下子就想起阿拉贡在狩猎奥克斯时的眼神。

他蹲下来,朝那只猫伸出手,道:“你要不要跟我走?”

那只猫盯着莱戈拉斯,向后退了几步,又停住了。莱戈拉斯也没有再往前走,直接站起来,向远处的马车夫点头示意,就径直向大门走去了。

至于那只猫后来跟着他走、跳到马车上一直跟到他家里,莱戈拉斯是压根没想到的。


Tbc.


那只猫就是猫!!不是人皇变的哈哈哈哈哈

反正strider有两种翻译,挑了个大步佬wwwww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