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命百岁

年年
现在就是记录生活琐事/手写
ALVO/星昴·百四·薰嗣/伞修/蛇栗
偶尔开开PS
Stay Kind and Strong

外公病重,1月26得知医院已下病危通知书,我哭了一整天,从白天哭到晚上,根本静不下来,不停地看机票,说服家里人让我赶紧飞回去。

不过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我就先斩后奏自己回去了,反正机票够钱买。

27号凌晨三点取得家中同意后就立刻买了机票回去,匆匆忙忙整理了行李,早上六点多上的火车,九点到机场,十二点多上到飞机。

28号早上在香港转机,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四十分钟,工作人员让我们几个转机去广州的坐大巴去,因为已经没时间取行李了。我就跟她说我没托运行李, 她就带着我一路跑到登机口,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上了飞机。快九点的时候在广州落地,立刻就去回安徽的登机口,到地方的时候还有十分钟登机。

我好久没跑那么快过了2333

在阜阳落地之后立刻就和来接我的四姨小姨碰头,到外公外婆家里放下东西就立刻去医院了,还好医院就在街对面,很快就能到。

到外公外婆家里的时候,我和小姨先和其他人吃了顿饭。期间我问了问大舅,外公是急性心衰还是慢性心衰,然后我大舅就轻声用英语跟我解释了下外公的情况。我一开始是懵的,因为大舅来这么一下,就代表情况很不好了,为避免轻声会被人听见,干脆不用中文了……

28号的时候,外公难得的清醒。

外公特别可爱,这几天住院的时候,我忘了是大姨还是四姨,反正有人跟他说:爸啊,我们一家子都住你那了,天天吃你的住你的哦。

外公躺在病床上,一字一字地回:不够再买啊

春节嘛,我外公就问:给小宝(我弟弟)钱没啊?

我们就:给啦!

我外公就伸手,比了个一:这个数!

外公28号特别清醒,看我来了又高兴又感动,家里其他人也是。不过我就觉得,这次如果不回来,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其实这次外公住院的时候,全家都抱着很乐观的心态的。因为病情不重,只是要抽一下胸水,想着早点抽完早点回家过年,谁知道,最后遗体都没能回家。

我外婆说,外公抽完胸水的时候,还比了个“耶”,对我外婆说:我又胜利啦,老桑啊,我还能再陪你五年!

我外婆,八十六岁了,那几天天天去医院看着外公,得我们左劝右劝才肯晚上回家休息。

外公外婆1956年结的婚,到今年元旦就61年了,钻石婚,搁哪个年代都少见。外公平常花钱很省,一些留给子女孙辈,其他大部分都留着给我外婆花。我外婆也是很可爱小傲娇,每次听我外公说这话都回他:谁要你的钱,我自己的够花╭(╯^╰)╮


29号的时候,外公因为病痛,经常狂躁,一直打着镇定剂,思维已经有点模糊了,但是还是时不时地念叨着“老桑呢”,所以我外婆一直都不敢走,就怕外公找她的时候,她不在身边。

我小姨和我弟弟都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外公了。我弟说,他梦到外公回到家,跟我们说,我回来啦。

虽然外公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但是我握着他的手的时候,他还攒着力气回握,特别有力的那种。


这天晚上,大舅、大舅妈和四姨夫(都是医生)就跟大家说,今晚别睡太沉,东西事先准备好,以防凌晨叫人的时候手忙脚乱的。

不过这夜挺过去了。


30号早上,外公的指标(心跳,血压,氧饱和度,呼吸)都很好,然后病房里看着的人,以及外公,都让外婆回来睡个午觉,然后外婆就回来了。

到中午的时候,我大舅妈打电话过来,叫我、我妈、外婆还有我姨姥姥(外婆的妹妹)赶紧来医院。我和我妈刚到住院楼楼下,四姨夫就跑出来了,叫我和我妈赶紧上去,我就先跑上去了,但是到病房的时候,外公已经走了。

这算是我第一次亲眼看着至亲离去。

整个病房都是我大姨和四姨的哭声,外婆过段时间才赶到,到了之后也是哭喊,说,刘老头啊,你说话不算话,你说好的多陪我五年呢,啊?你五天都没陪到,你说话不算话啊!

我大舅最后帮我外公刮胡子整理仪容,一边刮一边说:爸啊,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刮胡子了啊。也是说着说着就带上哭腔。

我妈摸着外公的手,一直说,这手还是热的啊,爸还活着啊。

外公的老衣很简单,外面套了大舅给买的羽绒袄,布裤,布鞋,带了个帽子。我外婆一直在哭,说,老头你一直舍不得穿你儿买的羽绒袄,现在该穿上了吧。

我和我妈帮外公穿了鞋。我穿的右脚,穿到一半根本压不住了,蹲下来大声哭,一声比一声响亮,根本止不住。家里人在旁边说,小心点,别把眼泪滴到外公身上了,我这才憋回去。

后来老衣穿好了,阜阳讲究死后“铺金盖银”,遗体要垫着金色被面的被子,身上盖着银色被面的被子,外公就这么被抬出病房,送去殡仪馆。外婆最伤心了,遗体临搬离病床的时候,还抱着外公的头一直哭。我大姨跟着送行遗体,一边哭一边说:爸啊,可怜啊,最后回不了家啊。

我陪着外婆,和姨姥姥一起收拾病房里的东西。

外公前几次住院请的护工,黄叔叔,和外公感情也不错,也来帮忙收拾东西。原本想让他这次也照顾外公的,结果还没照顾半天,人就走了。


外公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善良的人。一直在跟我们说,医院的人也不容易,要好好谢谢人家,不要太计较。这次抽胸水,来的是一个小护士,没什么经验,抽一次还抽不出来,把我外公弄得难受的不行,我外公唯一一次对医护人员表达不满,也就是在这次抽完水跟医生说,下次麻烦让一个经验更足的人来抽水。

我刚出生后,父母都有事不能亲自照顾,就把我送回阜阳交给外公外婆,一直到两岁,后来外公外婆来到广州,一直待到我七八岁,才回阜阳。

外公外婆的故事,真要写的话,出一本砖头书估计都不够。外公十三岁就参军了,参加了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后来学医,在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指挥阜阳这边的救灾行动,一辈子的老革命。还有好多好多事情,都得记下来。


1月31号到2月1号,好多人都前来悼念(在家里设了灵堂)。外公嘱咐不办葬礼,不收礼金,家里人把葬礼小办了一下,礼金全部推掉了。外婆也说,外公革命了一辈子,我们要让他清清白白地走。

1月31日,雪。

2月2日,小雨。开追悼会轮到家属拜别遗体的时候,三叩首之后,一下子就压不住了,还是我爸把我扶起来的。然后绕遗体一圈,我大姨都快哭晕过去了,家里人拖着她不让她回头,还是让人扶着她走到外面的。

追悼会开完后,遗体就送去火化了。火化一般是不让家属进去的,因为家里有熟人在殡仪馆,这次就让家属进去了,我妈、大姨和四姨都不敢看,我撑着待在里面看。里面像个小工厂一样,外公的遗骸从一个窗口里被推出来,看着那副白骨,我倒是没有害怕的情绪,就觉得好伤心好难过,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也是难过的哭出来。有人把骸骨一块块拣到一个盘子上,我忘了是谁在那会把我半推出去的,我一出去就压不出了,抱着我大姨哭出声,根本管不到旁人怎么看,只顾着哭。

太悲伤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成了一副白骨,再也不会有鲜活的模样。


后来就是送骨灰盒到墓地,盒里除了完整的头骨,其他的都是骨灰。殡仪馆的人说,有时候工作人员嫌麻烦,不把骨头拣全,这次他全程都盯着,所有骨头都是齐的,骨灰盒装的满满的。

墓地不小,四五平方的样子。下葬的时候,子女和孙辈一人撒一些土在最底下,然后再放上骨灰盒。在墓地工作的人放好骨灰盒后,问有没有什么要放的,但是我们之前都不知道可以放东西,所以外公生前喜欢的小物件都没带。我妈就把身上的项链和手镯放进去了,说,爸啊,我的珠珠陪着你啊。

然后家属要走到桥的那边,再走回来。然后一个接一个地三叩首。黄叔叔也来祭拜了外公,家里人都十分感谢他,前几次外公住院,要不是没有黄叔叔,根本放心不下。


这几天晚上的时候,家里能喝酒的都喝的特别多。有天晚上,估计是1月31或者2月1号吧,我四姨夫还在安慰着外婆,说着说着自己就压不住了,哭着对外婆说,桑姨啊,我想救老头,我想把他救活啊!哭着说完之后,就到外公的遗像前,一边哭着一边磕头,我大姨和四姨也跟着磕。人到悲伤时,再多的酒都压不住。

外婆在葬礼办完的晚上,家里吃饭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太谢谢你们了!说完自己就哭了起来。

其实最伤心的,到底是外婆。后来几天,一到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外婆就说,以往这会在和老头打扑克,一打能打到六点钟。

我前几次回来,都想陪二老打扑克,总想着时间还多,下次回来一定陪。结果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家里人一直都说,日子还要照常过。但是哪有那么容易的,每个人都似乎走出了悲伤,但一到时候又在一起怀念外公。

其实外公以前身体很好的。八十岁的时候,和我外婆金婚的纪念照里,头发还是全黑的,八十岁的人看着像五十的。后来2013年患上了胰腺炎,一下子把身体耗掉了。我记得那年我回去的时候,外公整个人都瘦了,以前他胖胖的,那年之后,整个人都几乎只是骨架子。

我外婆有时候也念叨,要不是我四姨夫,我外公三年半前早就不行了,现在算是赚了三年多了。

前年的时候,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颁发给外公一个纪念章,也有记者来采访。外公戴着纪念章,还对着镜头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2月8号,外公的阳历的九十岁生日,雪。

苍天大地悲您去,亮节高风励我生。


其中细节颇多,但都已经模糊了,唯有悲伤与怀念深刻心底,只愿各位亲朋好友平平安安,岁岁如意。


评论 ( 8 )
热度 ( 6 )

© 长命百岁 | Powered by LOFTER